@城市怎么办 《媒体信息月报》 《城市学研究》 《历史城市景观》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国城市网>>理论专题

城市教育研究|王国平:以公平优质为导向 办好人民满意教育

来源:杭州国际城市学研究中心    2018年06月13日16:34    林玥玥收藏  打印  字号  

以公平优质为导向 办好人民满意教育

——在“追寻美好教育”2018中国杭州名校长高峰论坛上的讲话?

王国平

原中共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浙江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杭州城市学研究理事长,浙江大学兼职教授、兼职博士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客座博士生导师。

十九大报告强调,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总书记讲话高瞻远瞩,博大精深,为教育工作指明了方向。新世纪以来,杭州高度重视教育这项民生大计,全面贯彻落实中央精神,深入研究教育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不仅致力于破解“好上学”问题,也致力于破解“上好学”问题;不仅彰显教育公平,更关注教育优质。

下面,围绕追求“美好教育”,我谈六点看法:

一是何为人民满意的教育?教育是民族振兴和社会进步的基石。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人民满意中的“人民”到底指的是谁?这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这里的“人民”指的是领导还是专家?指的是企事业单位还是社会?指的是校长、老师还是家长、学生?人民满意的教育是否要指向全体人民?这些问题必须要有统一的认识。人民满意从宽泛的角度理解,当然应该指向全体人民,包括领导、专家、校长、老师、社会,社会既包括企事业单位,也包括家长、学生。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人民满意的教育必须指向让家长和学生满意。要让教育发展成果惠及每一位家长和学生。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教育问题是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好教育是人民追寻美好生活最重要的内容之一,让每一个孩子都能享受美好教育,是每一位城市领导的责任,也是每一所学校使命。

二是何为教育的公平和优质?谈到教育要让人民满意,那么人民怎样才会满意呢?特别是学生和家长怎样才会满意呢?我认为只能紧紧抓住“公平优质”四个字。过去大家最关注的是教育公平问题,就是所谓“好上学”的问题,现在大家越来越关注的是教育优质问题,是“上好学”的问题。如果说农村教育和城市教育有什么区别的话,就是城市教育问题更集中在能不能做到“优质教育的公平”,特别是像杭州这样的城市,已演变成了一个社会问题,成为城市教育问题的主要矛盾。择校风愈演愈烈,原因也在这里。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教育问题的关注,也是集中在“公平优质”四个字上。《反对教育歧视公约》(1960年12月)指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但有义务禁止任何形式的教育歧视,而且有义务促进人人在教育上的机会平等和待遇平等。”《世界全民教育宣言》(1990年3月)指出:“世界教育发展应从全民教育目标向全民优质教育目标转变。”《达喀尔行动纲领》(2000年4月)指出:“各国不仅要为所有人提供教育,还要为所有人提供优质教育,世界教育发展应从全民教育目标向全民优质教育目标转变。”可见,在20世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更关注的是教育公平,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教育公平问题。迈入21世纪以后,他们更关注的是教育优质,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教育优质问题。更准确地说,是在解决了教育公平的基础上,如何实现优质教育的公平。我认为,这种理念是完全符合家长和学生的心愿的。

三是何为教育的宗旨和本质?教育有它的目标模式,比如德才兼备、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人的全面发展等等提法,这些提法都是正确的。但是这些提法是一种更高层面的要求,更高层面的追求。教育的宗旨和本质是什么?或者说教育的最低目标是什么?我认为,教育的本质就是要解决人的生存和发展问题,就是要让每一位学生或者让每一个受教育者,都能过上与自己经过教育以后产生的能力相适应、相配套、有尊严的幸福生活。如果对这个本质认识不清楚,那么教育界甚至城市领导,教育主管部门的领导,就无法和家长、学生统一认识,最后就办不成让人民满意的教育。弱势群体对教育的期盼是希望通过教育改变孩子的人生境况,提高孩子的社会地位,确保孩子将来过上有尊严的幸福生活。富人对孩子的教育也有期盼。为什么有那么多富人要把孩子送到国外去读大学?甚至送到哈佛、斯坦福等世界名校学习?因为怕富不过三代,他们想通过教育能够让孩子接班,而且能够干得比他这一代人更好,希望子孙三代以后还能过上幸福有尊严的生活。这种朴素的要求正是对教育本质的有力诠释。

杭州市委市政府在2009年正式提出要打造15年一贯制优质教育体系,从学前教育一直到高中阶段,全部视同义务教育来对待。杭州市出台了学前教育“1+4”新政,用法律法规来推动学前教育的发展,取得了显著成效。曾经有专家在批判“不让孩子输在人生起跑线上”,说教育是马拉松,最先跑到终点的未必是跑得最早的人。我认为,要解决教育公平问题,首先要解决教育起点的公平问题,就是“不让孩子输在人生起跑线上”,保证教育起点公平,是城市党委、政府的责任。教育毫无疑问是场马拉松,但是教育恰恰不能解决终点的问题。教育起点公平就是人人都可以上幼儿园,富人的孩子可以上好的幼儿园,穷人的孩子照样要上好的幼儿园。2004年起杭州全面实施了“名校集团化”战略,现在要推行“名园集团化”,要让杭州的孩子不仅能上幼儿园,还要上优质幼儿园。保证了教育的起点公平以后,终点的公平取决于几方面因素,一是自身努力,二是自身天赋,三是其他主客观条件,甚至是一些偶然因素。终点的公平是主客观因素综合构成的,任何人都不能保证终点的公平。老百姓的这种追求教育起点公平的动机、愿望,是对教育最基本的期盼。所以怎样做到与老百姓感同身受,这是城市教育问题要研究的重大课题。

四是何为教育体制改革的目标模式?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正是通过解放思想、改革开放,我国经济社会等各项事业取得了跨越式的发展,教育事业也突飞猛进。但是,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教育改革的成效,距离“人民满意”,特别是距离“家长、学生满意”,仍然任重道远。

教育体制改革的目标模式是什么?仍然是公平和优质。符合公平和优质导向的教育改革都是正确的,必然会得到家长和学生的拥护,不符合公平和优质导向的教育改革都是不正确的,必然会遭到家长和学生的反对。5年前,在杭州城研中心主办的“城市教育问题论坛”上,我曾提出一个建议,就是“办下午四点钟以后的困难班”,这也是关于减负所引起的思考。中小学减轻学生课业负担的理念是对的,但政策实施的结果值得深思。现在城市交通拥堵,市民下班回到家往往要晚上七点多,但是教育主管部门规定学校下午四点放学后必须关门,不能组织任何课后班。这样的政策实施结果如何呢?应运而生的是各种培训班、晚托班。当然,还有更多的家长,特别是农民工家长,无法送自己的孩子上这样的“班”。富人可以找家庭教师,可以有保姆保证孩子的安全。穷人怎么办?执行这样的政策,后果是导致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孩子安全问题得不到保障,课业辅导也成为大问题。我在任杭州市委书记时就要求主管教育的同志认真研究这件事,因为这涉及到几十万个孩子,几十万个家庭。当时杭州酝酿了一个方案,估计能解决两万人的就业问题,就是允许中小学办“四点钟困难班”,这是理念上的突破。困难班可以有几种模式,一是社区办,二是物业管理公司办,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中小学校办。中小学校有这么多师资和校舍,不拿出来办困难班就是资源浪费。破解这一难题,关键是一定要站在家长、学生的立场去想问题,去满足他们对优质公平教育的需求。如果减负没有让人民,特别是让家长和学生满意,还带来了新的社会不公,那就完全脱离了教育对公平优质的追求,就是教育改革的失败。所以,教育改革必须把自身的导向定位在追求公平优质上,千万不能背道而驰。

五是何为城市教育问题的研究?现在中国教育问题确实可以分成三块,第一块是城市教育问题,第二块是农村教育问题,第三块是城乡一体化大背景下的教育问题。我同意专家的看法,明天的中国和过去的中国完全不一样,关键是人口在发生深刻变化。到2030年,中国将有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城市,所以现在城市教育问题变得越来越突出。农村教育问题将始终存在,因为中国未来仍会有20-30%的人要生活在农村。农村教育问题的解决离不开城市教育问题的解决,而农民进入城市变成市民,由于城乡一体化的需要,也离不开城市教育问题的解决。要科学界定城市教育问题的研究范围,首先是城市的教育问题,然后再兼顾到城乡一体化教育,但不是研究纯农村的教育问题。

城市教育问题要特别关注一个特殊群体,就是流动人口,特别是其中的农民工。如何让流动人口特别是农民工子女能够在流入地城市享受十五年一贯制的优质教育服务,这是城市教育问题研究的一个重点。我在《城市学总论》里面全面梳理总结了中外专家学者关于城市研究的成果,系统阐述了城市发展是有规律可循的,对城市化中出现的问题,都要认真研究。城市教育问题也是有内在规律的,要开展系统研究,采取积极措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比如,当我们进入人工智能、物联网、虚拟现实时代,如何全面系统地研究教育技术学、教育经济学,推进“优质教育的公平”?又如,在追求高质量发展、高品质生活的进程中,怎样把发展终身教育作为历史责任,满足人民群众“从3岁到83岁”终身教育的需要?再如,新的历史时期,在教育工作中,如何回答“钱学森之问”?

六是何为城市学“两奖”征集评选?开展城市学研究,要依靠全社会的力量共同来破解城市病。杭州城研中心作为一家智库,选择中国城市化中最为突出、党委政府最为关注、市民群众反响最为强烈的“城市流动人口问题”、“城市交通问题”、“城市教育问题”、“城市医疗卫生问题”、“城市住房(土地)问题”、“城市文化遗产保护问题”和“城市生态环境问题”等七大城市问题,作为城市学研究工作的重点,开展一系列的研究、征集、评选、交流活动。我们设想借鉴“诺贝尔奖”的评选模式, 开展钱学森城市学金奖(面向城市学专业领域的作品征集)和西湖城市学金奖(面向民间领域的点子征集)征集评选活动,并以七大城市问题研究为基础,逐步形成七大门类的“钱学森城市学金奖”和“西湖城市学金奖”。

诺贝尔奖每年用于评选的资金不超过人民币5个亿,5个亿在杭州只能修一公里地铁。但是与一公里地铁的功效相比,诺贝尔奖的评选对人类进步的推动作用是极其巨大的,是一公里地铁作用的千倍、万倍甚至千万倍。城市学“两奖”的征集评选,可以借鉴诺贝尔奖的经验和做法,把城市学研究最新成果推广到中国的660多座城市中,作用同样是巨大的。

为推进城市教育问题的破解,城研中心每年面向各界征集城市教育领域的最新理论成果和金点子。杭州市教育局关于“名校集团化”的研究曾获得钱学森城市学金奖,去年上海师范大学的学生“如何破解小学生三点半难题”的金点子获得了西湖城市学金奖。今年的主题是“公办教育与民办教育的协调发展”,希望在座的各位专家、校长积极关注城研中心,踊跃参加城市学“两奖”征集评选。

如果说教育是民族振兴的基石,那么教育同样是杭州振兴的基石。杭州经济社会发展要走在前列,教育就必须优先发展。没有教育,就没有杭州的明天、杭州的未来。要办杭州人民满意的教育,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以家长、学生的获得感、幸福感为标准,以优质公平为导向,因为:杭州最大的优势是教育,最大的品牌是教育,最大的后劲是教育,最大的希望是教育。

【相关媒体报道链接】

浙江教育报:《追寻美好教育,在路上 》

浙江在线:《杭州举办“追寻美好教育”2018中国杭州名校长高峰论坛》

民生996:《“追寻美好教育”就是追求美好未来》

青年时报:《杭州召开名校长高峰论坛》

杭州教育发布:《“追寻美好教育”——2018中国杭州名校长高峰论坛举办》

杭州教师教育网:《“追寻美好教育”:2018’中国杭州名校长高峰论坛胜利召开》

(责编:商文芳、蔡峻)
 

问诊城市病城市环境研究︱西溪综保工程中文化保护的探索与实践

精彩观点

 

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