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怎么办 《媒体信息月报》 《城市学研究》 《历史城市景观》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国城市网>>媒体信息

城市交通研究|铁路干线型TOD模式研究及杭州实践

    2018年03月01日16:58    收藏  打印  字号  

综合国内外有关城市TOD模式的研究报告和学术论文,人民出版社《与城市领导话城市》一书中指出,“TOD(Transit Oriented Development)”模式,是指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城市空间开发模式。最早由美国建筑设计师哈里森·弗雷克(Harrison Fraker)提出。该模式是为了解决“二战”后美国城市的无限制蔓延而采取的一种以公共交通为中枢、综合发展的步行化城区发展模式,是一种公交导向的“紧凑开发”模式,是基于土地收益反哺的交通战略开发模式。通过公共交通和用地一体化发展,能够有效促进城市格局转变、提高整体效率,不仅有利于解决城市交通问题,而且通过“人跟线走”的引导,有利于以此为基础形成紧凑型的网络化城市空间形态,避免城市“摊大饼”式地蔓延。

现代综合交通体系,是集城市道路、公路、铁路、水路、航空“五位一体”的现代化、综合型、立体化交通系统。进入21世纪,在以传统公共交通(主要是公交汽(电)车站、地铁站、轻轨站等)为导向的TOD模式基础上,开始出现向以机场、港口、高速公路节点、高铁站等高速交通为导向的新型TOD模式(大TOD模式)。诸如高铁组团(高铁新城)、空港组团(空港新城)等应运而生。高铁城市组团(高铁新城)是以现代化综合交通枢纽中心为依托,以高密度混合开发为特色,以高端商务办公、商业休闲、旅游服务、居住生活功能为主体,体现高品质、国际化、城际化、通勤化并融合多彩生活内容的经济“新蓝海”与城市“新门户”。在实施TOD模式时,不仅要重视传统公共交通的发展,还要进行新型交通模式间的深度整合,进而提升公共交通的服务水平与竞争力。上海虹桥站、杭州东站都是集成了高铁、城际、磁悬浮、地铁、公交等多种交通方式的综合性交通枢纽,例如上海虹桥站在空间上还与上海虹桥国际机场实现了深度整合。

而铁路干线型TOD开发模式的总体目标是铁路建设与沿线地区联动发展。为此在铁路干线规划和建设过程中要改变传统的、单一的铁路干线建设需求预测,要充分考虑沿线地区的资源和经济发展情况,既要满足铁路干线建设的基本运量需求,又要有良好的导向拉动效应,达到与沿线地区经济协调发展。同时必须做到铁路建设与沿线地区开发同步进行,从规划阶段开始,既要强化铁路节点(车站)与城市发展的协调和协同,又要加强沿线地区城市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铁路干线沿线经济带的形成。

在我国,要实现铁路干线型TOD的整体效应,更好地发挥作用,需要打破传统体制条块分割障碍,在铁路干线的规划、建设和运营管理过程中始终贯彻TOD理念。

(1)规划阶段。在铁路干线建设规划编制阶段,改变传统的以铁路干线运输需求及技术标准为导向的规划思路,加强与铁路沿线城市的有效沟通,在充分了解沿线城市和地区的特征、发展、资源等前提下,以TOD理念为指导,编制具有导向性、创新性的规划。在满足铁路干线建设的技术要求基础上,线路选择和车站位置要尽可能满足城市发展的需求,以达到与沿线城市和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相协调的目的。在铁路干线规划同时,同步进行区域社会经济发展规划及节点所在城市与社区建设发展规划的优化调整。

(2)建设阶段。在铁路干线建设阶段,要尽可能使用沿线地区的原材料、劳动力等相关资源,这样既可以减少资源运用成本,又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带动沿线地区相关产业发展。在铁路干线建设过程中,要同时进行铁路车站周边区域的基础设施建设、城市交通系统建设和商业商务生活服务等设施开发,尽早实现铁路车站的集聚效应,拉动与推进铁路车站周边区域的有序发展。

(3)运营阶段。铁路干线建成通车后,铁路运营管理部门要充分考虑沿线地区的发展需求,在满足运输任务的前提下,尽可能满足沿线地区人流、物流等动态发展需求。在保障铁路沿线区域及节点城市发展需要的同时,也要保证铁路干线运营系统供需均衡,达到铁路干线投资效益最大化。

铁路干线型TOD的实施需要铁路行业与地方政府紧密协同,包括与地方政府的规划、国土、环境、交通、产业管理等多部门的紧密协调合作,需要铁路与地方政府共同改变传统观念与工作流程,实现TOD理念指导下的一体化实施体制机制。为保证铁路干线型TOD的顺利实施,需要成立铁路与地方政府之间多部门协同组成的实施机构,负责铁路干线型TOD开发、建设和运营的全过程。具体实施体系与流程见图1。

以杭州为例,杭州坚持以“八八战略”为指引,在铁路部门和省委、省政府的关心支持下,一揽子统筹谋划高铁线、高铁站、高铁综合交通枢纽、高铁城市组团(高铁新城)、高铁经济、高铁时代等6个方面的问题,抓住了高铁发展的战略机遇。杭州东站客流量目前排在国内各大高铁站第二位,仅次于上海虹桥站;杭州东站枢纽是亚洲规模最大的现代化综合交通枢纽中心;城东高铁城市组团的规划和建设成为彰显“大TOD模式”的经典案例。

迈入新世纪,杭州城市发展迎来了重要的战略机遇期。2000年7月,杭州提出了“城市东扩、旅游西进”战略,着力解决杭州城市发展空间问题,大力推进城市化进程。2002年2月,杭州市第九次党代会提出了“构筑大都市、建设新天堂”的奋斗目标,强调大力实施“城市东扩、旅游西进,沿江开发、跨江发展”空间发展战略,打造长三角南翼的综合交通枢纽。

在综合交通枢纽建设过程中,杭州市以《杭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01-2020年)》修编为契机,加速谋划推进铁路建设特别是高铁建设,也就是典型的铁路干线型TOD模式。杭州对杭州铁路枢纽规划建设和铁路站场规划设计进行国际招投标,开展系统研究,最终确立了“六线一桥一隧两枢纽”(沪杭、杭宁、杭甬、杭长、杭黄、沪杭磁悬浮客运专线,钱江铁路新桥,望江门越江隧道,杭州东站枢纽、杭州南站枢纽)的战略决策。2007年国务院批复的《杭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01-2020年)》规定:“杭州站是以始发终到为主的客站,维持现有规模;杭州东站办理大部分通过性列车及部分始发终到列车,为杭州市规模最大的现代化综合交通枢纽;杭州南站主要办理南向客车作业;最终形成以杭州东站、杭州站、杭州南站组成的客运枢纽格局。”

“六线一桥一隧两枢纽”建设,是10年前杭州市委、市政府根据“城市东扩、旅游西进,沿江开发、跨江发展”的城市空间发展战略研究确定的重大基础设施工程,是城市总体规划中明确的建设实施项目,也是杭州铁路枢纽规划修编的重要依据。因此,打造杭州高铁规划建设2.0,要按照《城乡规划法》和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关于“一张蓝图绘到底”的要求,贯彻落实好“六线一桥一隧两枢纽”决策,把“十二五”期间没有完成的铁路建设重大项目一抓到底。去年发布的《杭州铁路枢纽规划》(2016-2030年)提出杭州、杭州东、杭州西、杭州南以及江东站“四主一辅”客运站布局,杭州北、白鹿塘、仓前“1+2”货运物流基地。铁路规划建设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系统工程。而要顺利推进实施《杭州铁路枢纽规划》(2016-2030年)确定的近期工程,就要坚持“保存量、扩增量”的指导思想,将增量规划项目与存量规划项目有机结合起来,统筹推进过去10年铁道部与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已经形成共识、明确规划而又尚未实施的项目,做到“一张蓝图绘到底”,充分把握高铁时代和综合交通发展的时代趋势,拉高标杆、久久为功,以勇立潮头的姿态、敢为人先的气魄、时不我待的干劲,凝心聚力、开拓创新、勇于进取,加快推进杭州高铁规划建设2.0,在全省打造全国现代综合交通示范区中发挥重要作用,成为TOD经典案例。

综上所述,我国正处在铁路(尤其高速铁路与客运专线)建设快速发展时期,建设投资巨大,对沿线城市发展与区域经济发展影响甚大,需要一个创新实用的开发建设模式,以指导我国铁路干线和沿线区域社会经济的联动发展。在新建干线铁路时,充分运用铁路干线型TOD的开发模式,可以更好地促进我国铁路发展,并充分发挥铁路建设对地方经济的带动作用,实现铁路建设发展与区域社会经济发展、城市发展的共赢。

参考文献:

王国平《与城市领导谈城市》

杭州国际城市学研究中心《打造杭州高铁规划建设2.0的思考》

中国铁路《铁路干线型TOD模式及实施要素研究》

城市规划,2015(5)《美国TOD理念发展背景及历程解析》

城市建筑,2015(14)《国内外TOD模式研究分析》

城市建设理论研究《如何从区域视野推进TOD规划的实施》

城市建设理论研究《基于TOD的城市轨道交通开发策略研究》

交通与运输《区域交通导向发展(TOD)模式研究》

《中国高速铁路对区域经济发展影响研究》

(责编:赵晓旭、蔡峻)
 

问诊城市病第八十七期:日本智慧城市建设案例与经验

精彩观点

八十六期撤县 ( 市 ) 设区不同划界模式对城市空间演变的影响研究
八十五期基于大数据理论的西安智慧城市建设研究
 

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