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怎么办掌上城市互动城市 《城市学研究》 《历史城市景观》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国城市网>>钱学森城市学金奖征集

钱学森城市学思想及其在杭州的实践

    2013年11月14日17:52    收藏  打印  字号  

钱学森作为20世纪的科学巨匠,在其晚年从复杂巨系统的理念出发开展了对城市问题的深入思考,形成了一系列独具匠心、发人深省的城市学思想。结合新世纪以来杭州城市发展的历程,我们可以发现,杭州城市的规划、建设、管理、经营等很多方面充分体现与践行了钱学森的城市学思想。

一、钱学森论“系统科学与城市学”

1、要建立一门作为应用理论科学来研究的城市学。

在1985年发表的《关于建立城市学的设想》一文中,钱学森先生认为:“城市学是一门应用的理论科学,它不是基础科学,或者说是一种技术科学,不是基础理论。……城市学是研究城市本身的,它不是什么乡村社会学、城市社会学等等,而是城市的科学,是城市的科学理论。有了城市学,城市的发展规划就可以有根据了。……城市学是城市规划的一个理论基础,所以它是属于技术科学与应用科学类型的学问。它比城市规划就更理论一些,但与许多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基础科学比较起来,它又是应用的,所以它是中间层次的。”

杭州认为,城市学是城市科学的核心学科,但它不是城市科学本身。城市科学是研究城市的学科群体,而城市学是独立的综合性学科,它包含在城市科学群之内,是一个牵头学科。据统计,城市科学群有30多个独立学科,既有自然科学学科,如城市建筑学、城市地理学、城市规划学、城市园林学、城市设计学、城市生态学,也有社会科学学科,如城市社会学、城市经济学、城市管理学、城市人口学等等。当然,城市学是一个牵头学科、核心学科,并不意味着城市学是某些学科内容的叠加或混合,更不是大杂烩式的城市研究成果拼盘。

2、城市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要用系统科学的观念与综合集成的方法来研究城市。

在《一个科学新领域——开放的复杂巨系统及其方法论》的文章中,钱学森先生提出“根据组成系统的子系统以及子系统种类的多少和它们之间关联关系的复杂程度, 可把系统分为简单系统和巨系统两大类。简单系统是指组成系统的子系统数量比较少, 它们之间关系自然比较单纯。某些非生命系统, 如一台测量仪器, 这就是小系统。若子系统数量非常大( 如成千上万、上百亿、万亿) , 则称作巨系统。若巨系统中子系统种类不太多( 几种、几十种) , 且它们之间关联关系又比较简单,就称作简单巨系统, 如激光系统。如果子系统种类很多并有层次结构, 它们之间关联关系又很复杂, 这就是复杂巨系统。如果这个系统又是开放的,就称作开放的复杂巨系统。例如: 生物体系统、人脑系统、人体系统、地理系统( 包括生态系统) 、社会系统、星系系统等, 这些系统无论在结构、功能、行为和演化方面, 都很复杂,以致于到今天, 还有大量的问题, 我们并不清楚。……实践已经证明, 现在能用的、惟一能有效处理开放的复杂巨系统( 包括社会系统) 的方法, 就是定性定量相结合的综合集成方法……在这些研究和应用中, 通常是科学理论、经验知识和专家判断力相结合, 提出经验性假设(判断或猜想);而这些经验性假设不能用严谨的科学方式加以证明, 往往是定性的认识, 但可用经验性数据和资料以及几十、几百、上千个参数的模型对其确实性进行检测; 而这些模型也必须建立在经验和对系统的实际理解上, 经过定量计算, 通过反复对比, 最后形成结论; 而这样的结论就是我们在现阶段认识客观事物所能达到的最佳结论, 是从定性上升到定量的认识。定性定量相结合的综合集成方法, 就其实质而言, 是将专家群体( 各种有关的专家) 、数据和各种信息与计算机技术有机结合起来, 把各种学科的科学理论和人的经验知识结合起来。”

基于对钱学森城市学思想的研究、综合国内外城市科学理论研究成果,我们认为,城市学是一门从整体上研究城市产生、运行和发展的综合性学科,也是一门统领城市科学各分支学科的新兴学科。从某种意义上讲,城市学既是“城市系统学”,又是“城市生命学”。之所以说它是“城市系统学”,是因为城市是一个自我组织、自我调节的“巨系统”,是自然、城、人形成的共生共荣的“综合体”。因此,城市学研究必须着眼于城市的整体性和系统性来全面把握城市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环境各领域及其相互联系。之所以说它是“城市生命学”,是因为城市是一个有机的“生命体”,有起源、有发展、有演变、有兴衰,也有人文精神、有性格特征、有文化意蕴、有个性魅力,有其自身发展的内在规律,有着自己的生命信息和“遗传密码”。正因为生命不同、精神不同、个性不同、文化不同,才创造了一个个鲜活的城市。通过城市学研究,我们可以感受城市的生命存在,分辨城市的生命容颜,把握城市的生命脉搏,识别城市的性格差异,倾听城市的情感诉求,捕捉城市的精神意象,进而发现、把握、应用城市的生命信息和“遗传密码”。

3、研究城市、规划城市必须着眼于基于科技革命的生产力的发展。

在《关于建立城市学的设想》一文中,钱学森先生揭示了经济发展、生产力发展与城市发展的相互关系。钱学森认为:“所谓城市,也就是人民的居住点或区域,也就是大大小小的人民聚集点形成的结构,这种结构是由人的社会活动需要形成的。不同的时代,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不一样,这样的结构也是不一样的。所以说,影响这种结构的基本力量是生产力。当然,生产力的发展也是受社会制度的影响的,上层建筑反回来又会影响基础。从这样一个认识出发,我觉得我们今天研究城市学必须看到今天生产力的发展,而且为了搞好规划,还不能够光看到今天生产力的发展,还要看到现在的科学革命、技术革命会导致什么样的生产力发展,也就是说看看这些发展到21世纪将会如何。”

杭州在城市学研究与实践中提出“转变城市发展方式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两手抓”理念,就是对钱学森生产力发展与城市发展观点的一个诠释。杭州在研究如何落实中央提出的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战略部署时,强调在关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同时,必须高度关注城市发展方式的转变,这是非常重要的理念和思路。从某种意义上讲,对于像杭州这样处在城市化加速期的特大型城市而言,推进城市发展方式转变,无疑是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基础。如果没有这个基础,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就无从谈起,甚至会走向死胡同。只有把两个发展方式转变一起抓,才能做到事半功倍;如果把两个发展方式转变割裂开来,必然是事倍功半。

4、城市学要研究整个国家的城市问题,整个国家的城市体系。

钱学森先生指出:“我国城市的体系可分为这么四个层次,最小的是集镇,书目最多,有几万个;往上是县城,有100-2000个;然后是中心城市,人口几十万人,全国有百十来个;最后是大城市,人口在100万以上,全国有20-30个,如果说还有第五级,那就是首都。所以城市学要考虑的问题,必须包括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生产力的发展,我国逐步走向从集镇到大的城市结构。这样城市学不光是研究一个城市的问题,要研究整个国家的城市问题,整个国家的城市体系,有体系就有结构,这个首先要搞清楚。……为什么要这样来研究城市的问题?这就是系统科学的观点,系统就不能够割离开来研究,因为系统组成的部分相互都是有密切关系的,割离开来就不成其为系统。刚才说四级的城市结构,谁也离不开谁,大城市离了小城市不行,小城市离了上级的大城市也不行,这是一个完整的有机的结构。而在系统科学里面有一条,就是整体并不等于局部的总和,这个原则是很突出的。就是把很多单独的东西加在一起相互作用了,最后的结果并不等于原来这些东西的和,它是有飞跃、有变化的。”

新世纪初,杭州就提出要按照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思路,构筑网络化、组团式、生态型的城市空间发展新格局,重点是做好城市群、都市圈、市域、市区四个层面的文章。一是推进“城市群”建设。杭州按照“规划共绘、交通共联、市场共构、产业共兴、品牌共推、环境共建、社会共享”的总体思路,推出了接轨大上海、融入长三角、打造增长极、提高首位度,建设长三角中心城市目标。通过沪杭、杭甬、杭湖宁三大综合运输通道和沪宁〔沪〕杭、沿杭州湾、杭湖宁3条发展带,发挥杭州作为区域重要中心城市的作用。二是构建杭州都市经济圈。就是建设以杭州主城区为核心、以杭州市区为重心、以杭州市域网络化大都市为主体,以德清、安吉、海宁、桐乡、绍兴、诸暨为节点,辐射湖州、嘉兴、绍兴3市的杭州都市经济圈,打造长三角“金南翼”,发挥杭州在“都市圈”中的龙头带动作用。三是构筑市域网络化大都市。在《杭州市域城镇规划》中明确了构筑一个以市区为中心、县城为基础、中心镇为节点、高速公路和“黄金水道”为骨架的网络化大都市,走网络化、组团式、生态型的城市化道路。四是建设组团式城市形态。在《杭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01—2020年)》中明确了“一主三副、双心双轴、六大组团、六条生态带”的组团式空间布局,防止“摊大饼”式的城市扩张,推动城市发展从圈层式形态,向组团式形态转变,使城市建设从“西湖时代”向“钱塘江时代”迈进。

二、钱学森论“城市体系与山水城市”

在城市体系中,“山水城市”是城市建设的最高境界、最高目标。

在1996年9月29日致鲍世行的一封信中,钱学森先生对城市体系作了明确界定,并认为“山水城市”是城市建设的最高境界、最高目标。钱学森认为:“国家建设部已于1992年提出创建‘园林城市’,几年来已在全国评审命名北京、合肥、珠海、马鞍山等8个园林城市。现在继重庆之后自贡市又提出要建山水园林城市,很自然,重庆市和自贡市是不是要把城市建设再提高一级,从园林城市到山水园林城市?按此情况,似可把城市建设分为四级:一级:一般城市,现存的;二级:园林城市,已有样板;三级:山水园林城市, 在设计中;四级:山水城市,在议论中。” 而在此之前后,钱学森一直关注“山水城市”的研究,在论文与专家们的通信中,对“山水城市”多有论述。1990年7月31日致吴良镛:“能不能把中国山水诗词、中国古典园林建筑和中国的山水画融合在一起,创立“山水城市”的概念?人离开自然又返回自然、社会主义的中国,能建造山水城市式的居民区。 1992年3月14日致吴翼信中指出:“近年来我还有个想法:在社会主义中国有没有可能发扬光大祖国传统园林,把一个现代化城市建成一大座园林?高楼也可以建得错落有致,并在高层用树木点缀,整个城市是‘山水城市’。” 1992年10月2日致顾孟潮:“对中国城市,我曾向吴良镛教授建议:要发扬中国园林建筑,特别是皇帝的大规模园林,如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等,把整个城市建成为一座超大型园林。我称之为‘山水城市’。人造的山水!” 1993年2月在《社会主义中国应该建山水城市》中,提出“我想既然是社会主义中国的城市,就应该:第一,有中国的文化风格;第二,美;第三,科学地组织市民生活、工作、学习和娱乐,所谓中国的文化风格就是吸收传统中的优秀建筑经验……又结合楼房建筑……” 1996年3月15日致李宏林信中提出:“我设想的山水城市是把我国传统园林思想与整个城市结合起来,同整个城市的自然山水条件结合起来。要让每个市民生活在园林之中,而不是要市民去找园林绿地、风景名胜。所以我不用‘山水园林城市’,而用‘山水城市’。建山水城市就要运用城市科学、建筑学、传统园林建筑的理论和经验,运用高科技(包括生物技术)以及群众的创造,……所以建‘山水城市’将是社会主义中国的实际性创造,它不是建造中国过去有钱人的园林,也不是今日国外大资本家的庄园。” 在1998年7月4日致鲍世行信中提出:“我想我们采用‘山水园林城市’这个词是合适的,因为重庆和武汉都有自然山水的基础;在此基础上再加入人工建筑整合为‘山水园林城市’是可以做到的,这还是比较容易的一步,有了这一步的经验,就可以进而考虑在没有自然山水的地方建人造的‘山水城市’了。” 1998年7月12日致鲍世行:“建国后城市发展的第一步是园林城市,如北京市、大连市等。我们现在在计划设计中的是第二步:山水园林城市,如重庆市、武汉市。有了这些经验才能结合21世纪新文化,包括大大发展了的国民经济和信息时代的生活特点,并总结第一步园林城市和第二步山水园林城市的经验构筑第三步山水城市(在没有天然山水的地方也要建设山水城市)。” 在1998年11月14日致鲍世行的信中认为:“城市建设在我国要规范化:分一般城市、园林城市、山水园林城市、山水城市。而且要明确不管什么地方,不依靠自然地理条件,都可以人工地建设这四个等级的城市。现在已有一般城市很多,园林城市也有北京市、大连市等典型;更高一层次的山水园林城市可能是规划建设中的重庆市与武汉市;至于山水城市,那还在讨论中。所以不要随便把‘山水城市’加在任何在建的城市上,那是太不严肃的。”

钱学森曾在1995年5月30日致陈洁行的信中明确提到:“鲍世行同志可能向您提起过我近年来宣传‘山水城市’概念,杭州是具备‘山水城市’条件的。” 杭州的确具有得天独厚的山水城市禀赋,把山水城市作为自己的目标定位也是实至名归的。古人设计的杭州就是一座山水城市,虽然建成区只有30平方公里,但其格局是“三面临山一面城,西湖在中央”。西湖申遗成功,主要是因为西湖申报的不是自然遗产而是文化遗产,其中很重要的内容就是“三面临山一面城、西湖在中央”的格局,它是作为西湖文化遗产最主要的特征,最重要的文化价值之所在提出来,也是被世界上的专家所认可的。这正与钱学森“山水城市就是中国特色的理想城市”的判断完全一致。

进入21世纪以后,杭州在“三面临山一面城,西湖在中央”山水城市格局基础上致力于打造“五水共导”的城市,这与钱学森“山水城市”的思想也是完全吻合的。“五水”即江河湖海溪,江就是钱塘江;湖是西湖,还有千岛湖、湘湖、青山湖等;海,就是杭州湾,就是钱江潮;溪,是湿地的代名词,就是西溪,西溪湿地,一面是山,一面是余杭塘河,湿地就是沼泽,就是滩涂,原来最多是60平方公里的面积,湿地和西湖就是一堤之隔,占了50平方公里,围垦、造田、建城占了50公平公里,最后剩下了11平方公里,这11平方公里也要卖,也和一些开发商,包括外资签了协议,最后被杭州市委市政府叫停,保护下来。这11平方公里,也正在努力打造所谓的“山水城市”。

2008年杭州公布了《杭州市生态带概念规划》。规划了六条生态带,分别是:西北部生态带、西南部生态带、南部生态带、东南部生态带、东部生态带、北部生态带。这六条生态带将涉及杭州市区和上游钱塘江水源保护区,规划范围总面积约2203平方公里。其中,杭州市区涉及上城、下城、拱墅、西湖、江干、滨江、萧山、余杭等八个城区(含钱塘江水面及其他主要水体)的部分区域,面积约2149平方公里;水源保护区涉及富阳市范围内的水源保护区(渔山、里山、灵桥、富阳等镇的临江地区),面积54平方公里。根据该《规划》,杭州市未来将建设六条生态带,除了谋求更好的生态环境之外,建设这六条生态带,还将在“一主三副六组团”之间,形成一种自然生态上的连接和过渡,从而促进构建“山-水-城-林-田”的景观安全格局,落实杭州市城市总体规划和生态市建设规划的目标要求。

此外,杭州在城市建设中,始终坚持“让森林走进城市,让城市拥抱森林”、“城在林中,林在城中,人在绿中”目标。坚持生态优先、师法自然的原则,逐步实现生态林、产业林、景观林“三林共建”的城市森林体系;坚持工程带动、统筹发展的原则,努力打造林网、水网、路网“三网融合”的宜居城市;坚持科技兴林、依法治林的原则,努力实现森林城市建设、保护、利用“三位一体”的良性互动,探索出一条“生态经济共赢、人文景观相融、城市乡村互动”的森林城市、山水城市建设的“杭州模式”。

三、钱学森论“宏观建筑与微观建筑”

把城市视为宏观建筑,把一般意义上的建筑视为微观建筑,认为宏观建筑和微观建筑之间有必然的联系。

在1998年5月5日致顾孟潮、鲍世行的信中,钱学森指出:“我近日想到的一个问题是如何把建筑和城市科学统归于我们说的‘建筑科学’,同时又提高山水城市概念到不只是利用自然地形,依山傍水,而是人造山和水,这才是高级的山水城市。我建议将‘城市科学’改称为‘宏观建筑’ (Macro architecture),而现在通称的‘建筑’为‘微观建筑’(Micro architecture)。 在这段阐述中,钱学森把城市看作是宏观建设,把我们原来意义上的建筑视为狭义、微观的建筑,狭义微观的建筑大家研究的比较透,对城市作为宏观的建筑研究得不够。另一方面,钱学森也看到了微观建筑和宏观建筑之间有必然的联系,他非常强调要将微观建设和宏观建筑,也就是传统的建筑和整座城市结合在一起研究。

杭州认为:推进城市现代化建设,必须坚持宏观建筑与微观建筑“两轮驱动”,通过城市有机更新,实现宏观建筑与微观建筑的协调发展。一是推进“新城”建设。近年来,杭州以城市总体规划为指导,围绕市区“一主三副六组团”格局和市域网络化大都市目标,按照“城市有机更新”模式,坚持以民为本、保护第一、生态优先、文化为要、系统综合、品质至上、集约节约、可持续发展理念,坚持“整治、保护、改造、建设、开发、管理”六位一体,在市域范围内规划建设了钱江新城等23座新城。新城规划建设的总目标为“强、大、优、美、高”。“强”,就是竞争力强;“大”,就是规模大;“优”,就是服务优;“美”,就是环境美;“高”,就是建筑高。杭州就是按照这一目标,努力把23座新城打造成“紧凑型城市”发展模式的“样板”。二是推进“城市综合体”建设。城市综合体是指以一种功能为主、多种功能配套的多功能、高效率建筑群落。主要有4个特征:第一,超大空间尺度。城市综合体是多功能的聚合体。第二,“通道树型”交通体系。城市综合体必须通过地下层、地下夹层、天桥层等,将建筑群地下地上交通和公共空间贯穿起来,同时与城市街道、停车场、市内交通设施有机联系,形成完善的“通道树型”交通体系。第三,现代城市景观设计。城市综合体必须有丰富的景观与宜人的环境。第四,高科技集成设施。城市综合体必须有现代高科技的交通、通信、保安设施。近年来,杭州按照“新建一批、整合一批、提升一批”的思路,推进“城市综合体”建设。目前,正在重点推进奥体博览城等100个城市综合体建设,努力建成一批多功能的旅游城、商贸城、商务城、金融城、奥体城、博览城、枢纽城、大学城。三是推进街道有机更新。这里的“街道”指杭州老城区的历史文化街区、历史地段和有保护价值的老街老巷。近年来,杭州坚持“保护第一、应保尽保”原则,大力推进街道的有机更新,先后实施历史街区、历史地段、背街小巷改善、危旧房改善、庭院改善等工程,有效保护了古城风貌,传承了历史文脉,再现了千年古都神韵。四是推进历史建筑保护。近年来,杭州坚持“保护第一、应保尽保”原则,大力推进街道建筑的有机更新,先后实施文物保护单位保护、历史建筑保护、有价值老房子保护。杭州在微观建筑方面致力于培养新宋风建设设计师和设计机构。我们认为单纯的模仿宋式建筑是没有意义的,必须要在传统的宋式建筑基础上创新,创新出一种新宋风建设或者新宋式建筑,杭州现在主打的就是新宋风建筑。我们举办了新宋风建设大奖赛,专门修复了南宋御街,修建一批新宋风建筑,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融汇了宋式建筑主要元素和符号的望仙阁。

四、钱学森论“保老城、建新城”

对一座有特色的建筑就不是以拆了另建的方法去现代化,而是保护维修外部,同时改造内部功能设施,做到现代化。

在1991年4月27日致鲍世行的信中,钱学森先生认为:“城市是变与不变的统一。说变,就是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生产力的发展,最后是社会的发展,城市一定要成长发展。……但一个城市的功能,如国都、商埠、港口……又是比较稳定的。‘城市学’就是要建立这种功能稳定与迅速发展相统一的理论。这就需要从整体看问题,从整体上认识一个城市。有了整体的理论就可以站得高,看得远,也就可以辩证地解决世界一体化与保持固有特色的问题。认识到城市是变与不变的统一,那么对一座有特色的建筑就不是以拆了另建的方法去现代化,而是保护维修外部,同时改造内部功能设施,做到现代化。” 在《社会主义中国应该建山水城市》(1993年):“有了一个城市建设的目的,明确了其功能,下面的问题就是对这个城市已有的建筑要明确哪些是文物,必须保护,并加以科学地维修(而不是粉饰一新)。总体的规划要有长远眼光,要大胆设想,逐步实施。在建国初年,梁思成先生对北京就提出一个惊人的设想:以现在的丰台路、五棵松路为南北轴线,北端定于颐和园,轴线以东为旧北京,以西建新北京,此议未被采纳,但这种宏图思路是值得倡导的。……”

杭州认为,一座没有文化遗产的城市,就是一座没有特色的城市,没有灵魂的城市,就是一座“千城一面”的平庸城市,一座没有吸引力、竞争力、生命力的城市。为此,杭州按照“城市东扩、旅游西进,沿江开发、跨江发展”的大都市发展战略和“保老城、建新城”、“两疏散、三集中”的工作思路,把保护的重点放在老城区,把建设的重点放在新城区。在老城保护方面,杭州提出了“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就是保护生产力”、“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投入是回报率最高的基础性投入”、“保护和发展‘鱼’与‘熊掌’可以兼得”、“保护历史文化遗产人人有责”和“保护第一、应保尽保”等一系列理念,先后实施了西湖、湘湖、西溪湿地、运河、市区河道、良渚大遗址、南宋皇城大遗址和中山路等综合保护工程。对229处市级以上文保单位、239个市级文保点、60余处(群)文保单位、70多处历史建筑和一大批有价值老房子、10余个历史文化街区和10多个文化遗址、50年历史以上的老房子和90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了全面保护。杭州在针对城市历史文化遗产保护问题上已经自觉地运用了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方法。比如,我们提出杭州老城区的8000间老房子不能拆,就是建立在定量研究的基础上。比如,我们提出要保护好老城区50万平方米工业遗产,也是建立在定量研究基础上的。我们对老城区的工业遗产进行了全面普查,据统计,老厂房的面积达500万平方米以上。数量如此巨大的工业遗产,如果没有定量研究,保护是落不到实处的。虽然杭州老城区今后可以没有工业,但绝不能没有工业符号、工业元素、工业气息。因此,我们高度关注杭氧、杭锅老厂房保护利用项目,邀请了世界一流建筑大师史蒂芬?霍尔、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大卫?齐普菲尔德进行城市设计和建筑设计,力争打造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和利用的样板与典范。

同时,在新城建设方面,杭州按照“城市有机更新”模式,坚持以民为本、保护第一、生态优先、文化为要、系统综合、品质至上、集约节约、可持续发展理念,坚持“整治、保护、改造、建设、开发、管理”六位一体,坚持“强、大、优、美、高”。“强”,就是竞争力强;“大”,就是规模大;“优”,就是服务优;“美”,就是环境美;“高”,就是建筑高的要求,在市域范围内规划建设了钱江新城等23座新城。钱江新城位于杭州主城区的东南部,距西湖风景区约4.5公里。钱江新城是杭州实施“城市东扩、旅游西进,沿江开发、跨江发展”战略的“桥头堡”,是杭州城市发展从“西湖时代”迈入“钱塘江时代”的重要标志。2001年杭州开始实施钱江新城建设工程,规划面积约21平方公里,其中约4平方公里为核心区,即杭州的中央商务区(CBD)。七年来,钱江新城管委会按照“杭州中央商务区,天堂新地标,现代服务业主平台”要求,坚持“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高强度投入、高效能管理”建设方针,先后实施了一系列城市建设工程。先后建成了市民中心、国际会议中心、杭州青少年发展中心、江干文体中心、杭州大剧院、中国棋院杭州分院、市民广场、波浪文化城、城市阳台、沿江景观带、新塘河、江干渠、杭州图书馆新馆、杭州城市规划展览馆、新城隧道、钱江隧道、、世纪花园、森林公园等一系列公共建筑设施;还引进了香港华润新鸿基、新加坡凯德置地、绿城和香港九龙仓组合、广州高德等境内外企业集团40余家,建设了万象城?悦府、万银国际大厦、迪凯国际中心、圣奥中央商务大厦、华联时代国际广场等44个项目,总建筑面积达500万平方米,累计社会投资达350亿元。2008年9月底,钱江新城核心区正式向市民和中外游客开放。

五、钱学森论“职住平衡、产城融合”

在一个建筑小区(城市)内,住家、中小学校、商店、服务设施、医疗中心、文化场所等日常文明设施都具备,人走路可达,不用坐车。

在《社会主义中国应该建山水城市》(1993年)一文中,钱学森先生提到:“如果说现代高度集中的工作和生活要求高楼大厦,那就只有‘方盒子’一条出路吗?为什么不能把中国古代园林建筑的手法借鉴过来,让高楼也有台阶,中间布置些高层露天树木花卉?不要让高楼中人,向外一望,只见一片灰黄,楼群也应参差有致,其中有楼上绿地园林,这样一个小区就可以是城市的一级组成,生活在小区,工作在小区,有学校,有商场,有饮食店,有娱乐场所,日常生活工作都可以步行来往,又有绿地园林可以休息,这是把古代帝王所享受的建筑、园林,让现代中国的居民百姓也享受到。” 1993年10月6日致鲍世行:“所谓21世纪,那是信息革命的时代了,由于信息技术、机器人技术以及多媒体技术、灵境技术和遥作技术的发展,人可以坐在居室通过信息电子网络工作。这样驻地也是工作地,因此,城市的组织结构将会大改变:一家人可以生活、工作、购物,让孩子上学等都在一座摩天大厦,不用坐车跑了。在一座座容有上万人的大楼之间,则建成大片园林,供人们散步游息。” 1994年12月4日致鲍世行:“21世纪要建成什么样的城市:城市如实现‘山水城市’,则在一个建筑小区内,住家、中小学校、商店、服务设施、医疗中心、文化场所等日常文明设施都具备,人走路可达,不用坐车。由于‘高速信息公路’、信息革命,多数人可以在家通过信息网络上班,不用奔跑了。建筑小区之间有大片森林花木,是公园,居民可以游憩或作运动锻炼身体。人们当然也会远离小区访亲友、游览等,那又有高效的城市公共交通可供使用。再远就用民航、高速铁路、水路船航。所以社会主义中国有可能避开‘轿车文明’……” 1995年10月22日致高介华:“建设山水城市要靠现代科学技术,例如现在正兴起的信息革命就可以大大减少人们的往来活动,坐在家里就能办公,因此有可能在下个世纪解决交通堵塞,空气噪声污染,从而大大改进生态环境。”

近年来,杭州坚持“职住平衡、产城融合”规划的理念,积极倡导“就近就业、就近上学、就近就医、就近生活”,注重工作与生活的有机统一,产业园区与居住区的有机统一,打破了传统的城市功能区规划布局限制,打造了一批宜居、宜业、宜商、宜学的魅力新城。一方面在原有开发区建设中,推进从“建区”向“造城”的战略性转变。比如杭州的滨江区与高新技术开发区,原本是两个区。高新区始建于1990年,是国务院批准的首批国家级高新区,位于钱塘江北老城区原文教区一带,面积11.44平方公里,是杭州高新区建设发展的发源地,也是高新技术的创新源和中小科技型企业的大孵化器;滨江区于1996年12月由国务院正式批准设立,位于钱塘江南岸,面积73平方公里,下辖3个街道,现有28个社区、15个行政村,人口31.9万。2002年6月杭州市委、市政府决定高新区、滨江区两区管理体制调整,实行“两块牌子、一套班子”,既按开发区模式运作,又行使地方党委、政府职能,这不仅使高新技术产业有了新的空间,使“沿江开发、跨江发展”有了新的重要平台,而且也实现了“职住平衡、产城融合”。又如在下沙区块,积极推进杭州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从产业园区向城区转变。首先是将下沙区块规划定位为“下沙副城”,同时,建设开发了众多的居民住宅,在下沙区块配置了高教园区、下沙医院、沿江湿地公园等公建设施,使下沙从一座夜间的“空城”,转变为“新城”。另一方面,按照“职住平衡、产城融合”理念,推进新城建设。目前杭州正在建设的钱江新、之江新城、滨江新城、城东新城、大江东新城等十多座沿江新城,均按照生活、生产、生态高度融合的理念,配置医院、学校、图书馆、住宅小区、大型商场和绿地公园,既是杭州的产业基地,又是杭州市民的生活家园,走出一条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

六、钱学森论“城市绿化”

发展城市立体农业有着特殊的地位,城市绿化可采用屋顶绿化、阳台绿化、墙面垂直绿化、宅旁空间绿化。

在1984年11月21日致《新建筑》编辑部的信中,钱学森先生提出了有关城市绿化的整套想法:“我国大多数城市的建筑用地和铺装路面,约占整个城市用地面积的2/3以上,剩下的土地,即使全部用于绿化,也不能从根本上改善城市的环境。特别是上海,问题更突出,人口密,建筑拥挤,工厂林立,环境污染严重,平均每人所占绿色面积极少,位全世界各大城市中倒数第三名,仅占0.46平方米,华盛顿是40.8平方米,巴黎是24.7平方米,伦敦都有12平方米,东京是比较少的1.2平方米,因此发展城市立体农业有着特殊的地位,城市农业可以种攀岩植物(爬山虎、葡萄、猕猴桃等),依附建筑物生长,基本不占地,也可以发展屋顶农业、阳台农业,种花草、蔬菜和经济作物,更可以利用庭园内空间,如棚架、门厅、栅栏,或者宅旁空地种各种作物,这样就能使城市无处不绿,恢复田园风光……市区的立体农业有以下四个方面:1、屋顶绿化。……屋顶绿化要解决两大难题,即防治风害和制造培养土——要求轻质、无毒、价廉、来源广、适合农作物生长。今后屋顶绿化要和无土栽培、太阳能、风能的利用结合起来。2、阳台绿化。由于城市不断发展,高层建筑已越来越多,发展窗前与阳台的垂直农业尤为重要。窗前与阳台绿化,一般采用:(1)窗前设有种植槽,布置悬垂的攀缘植物。(2)植物依附墙面格子架进行环窗绿化。(3)阳台栏栅绿化。(4)阳台上下之间垂直绿化。3、墙面垂直绿化。墙面布满枝叶稠密的植物后,墙面温度能降低6-7℃,空气温度增加10%-12%,噪音减少26%,还有净化空气、美化环境等功效。4、宅旁空间绿化。(1)棚架垂直绿化。(2)门庭垂直绿化。(3)栅栏绿化和建筑物间隔垂直绿化。”

杭州始终坚持“环境立市”战略,以“构筑绿色大都市、建设生态新天堂”为目标,以“洁化、绿化、亮化、序化”为要求,努力打造成全市人民和中外游客公认的“清洁、清静、亲水、绿色、无视觉污染”的“国内最清洁城市”,让杭州的天更蓝、水更清、山更绿、花更艳、老百姓寿命更长,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具体目标为:1.清洁。以“没有垃圾、没有痰渍、没有牛皮癣”为目标,健全道路、街巷、社区和农村清扫保洁制度,实行道路分类保洁管理,推动清扫保洁从主要道路和“窗口”地段向背街小巷延伸、从主城区向城郊结合部延伸、向农村延伸,从人工清扫向机械化清扫迈进,从地面保洁向立面、水面保洁拓展,同步推进保洁量的扩张与质的提高,实现城乡环境卫生清扫保洁全覆盖,营造清洁的生活创业环境。2.清静。治理企业噪声,控制道路交通噪声,降低施工作业噪声,控制社会生活噪声,营造清静的生活创业环境。3.亲水。加强水环境综合治理,推进滨水地带生态修复和开发建设,实现“水环境改善、水生态良好、水循环正常、水安全保证、水资源充足、水景观优美、水文化丰富”,展示“五水共导”城市特色,营造亲水的生活创业环境。4.绿色。以生态市建设为载体,既重视大片绿化环境的营造,又关注微小空间的“见缝插绿”、“包种包活”,将绿色引入城市,将城市融入绿色,形成多样化、高品质的绿化生态系统,让老百姓“开门见绿”,营造绿色的生活创业环境。5.无视觉污染。实施强弱电杆线“上改下”,提升“亮灯”品位,规范户外广告管理,完善城市标志标识,治理“五乱”现象,遏止违法搭建、倚门设摊、占道经营,营造无视觉污染的生活创业环境。在创建“国家森林城市”过程中,杭州不断加大城市绿化力度,在增加绿化总量、创造绿化特色、提升绿化品位上取得了新进展。坚持以大项目带动城市绿化。大力实施“绿荫工程”和“绿化美化工程”,不断创新绿化设计理念,探索绿化种植模式,构建乔、灌、花、草相结合的复层式绿地;开展住宅轻质基质屋顶绿化工作,完善城区立交桥立柱的垂直绿化和桥荫绿化,增加绿色浓度和景观效果,展现城市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优美景观。同时,依托钱江新城建设、西湖综合保护工程、西溪湿地综合保护工程、运河综合保护工程、城市道路综合整治工程、市区河道综合保护工程等重点项目,以点带面,以线促面,快速推进绿化建设。坚持以长效化落实养护责任。按照“重心下移、属地管理”要求,充分发挥城区、街道(乡镇)和社区作用,变一家管护为多家管护,确保绿化管养纵向到底、横向到边、不留空白、不留死角。同时,实施网络化管理,充分发挥“园林绿化在线抄告系统”和“园林绿化电子评标辅助系统”的网络平台作用,在杭州市绿化管理站的基础上,成立了杭州市园林绿化质量安全监督站,对各区公园、道路(河道)、社区绿地养护管理工作进行监督,通过加大巡查、抄报力度,全面督促、协调解决各类问题,大大提高了问题整改率。坚持市场化提高绿化管养水平。对财政投资的绿化工程建设及绿地养护管理,全部面向社会进行招投标,绿化施工实行监理,方案设计采用多方案比选,真正做到了管养分离、管干分离,变“以费养人”为“以费养事”,降低养护成本,提高养护质量,让有限的绿化资金发挥最大的经济利益,切实做到绿地建设一片、养护一片,建成一片、管理一片,实现绿化养护管理的全覆盖。通过实施长效管理,实现第一时间发现问题、第一时间处置问题、第一时间解决问题,推进绿化养护管理由后果导向的反应式管理到原因导向的预防式管理的转变,提高了杭州绿化养护管理整体水平。

综上所述,钱学森的城市学思想虽然散见在他的论文与通信中,但他的思想超出了一般的专业限制,运用了先进的系统论与综合集成的方法,探索了人类城市文明发展的规律,提出了一系列极富创意与启发意义的城市学观点,这对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与自然环境结合的高度文明的城市具有深远的影响。而新世纪以来,杭州在城市规划、建设、管理、经营等多方面中,自觉地运用与践行了钱学森的城市学思想,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钱学森“山水城市”的理想也在杭州已经得到了初步的实现。

参考文献:

[1]钱学森:《论宏观建筑与微观建筑》,鲍世行、顾孟潮、涂元季编,杭州出版社,2001年。

[2]鲍世行主编:《钱学森论山水城市》,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0年。

[3]鲍世行、顾孟潮编著:《钱学森建筑科学思想探微》,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9年。

[4]顾孟潮编:《钱学森论建筑科学》,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0年。

[5]顾吉环、李明、涂元季编:《钱学森文集》,国防工业出版社,2012年。 

(责编:王莉萍、蔡峻)
 

问诊城市病第40期【城市交通】这次彻底明白:白话说说高铁站选址的科学

精彩观点

第41期【城市环境】“负责任的湿地旅游”:生态保护与经济效益的“双赢”
第42期【城市治理】城市为什么需要智库?智库:城市治理的战略预警机
 

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