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融合和乡村振兴背景下旅游产业经济发展研究——浙江人文大讲堂·未来讲堂第十将暨城市学博士后系列讲座开讲
  发布时间:2021-09-26 10:40   来源:城市怎么办

9月24日下午,由浙江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指导,浙江省新型重点专业智库杭州国际城市学研究中心(浙江省城市治理研究中心)、浙江大学杭州国际城市学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基地主办,浙江大学旅游与休闲研究院、浙江省休闲学会协办的“浙江人文大讲堂·未来讲堂”第十讲暨城市学博士后系列讲座——“文旅融合乡村振兴背景下旅游产业经济发展研究”在杭州城研中心409会议室举行。浙江工商大学旅游与城乡规划学院、杭州碧海旅游规划设计有限公司董事长、杭州云帆城乡规划设计有限公司董事长卞显红教授作主题报告,城研中心相关处室负责人代表中心致欢迎辞。浙江省休闲学会会长、浙江大学旅游与休闲研究院副院长刘慧梅教授、黄山市第二批体悟实训队相关单位领导,以及来自杭州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经济管理学院、旅游管理系师生约40人前来参加。

卞显红教授以浙江省在乡村旅游、乡村振兴、数字乡村等方面的成功实践为例,探讨在乡村振兴和文旅融合的双重背景下乡村旅游产业如何做大做强。他指出,以前的浙江乡村很美但依然存在“美中不足”,主要体现在没有将“美丽乡村”转化为“美丽经济”,其关键在于乡村运营的缺乏。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浙江省推出了“万村景区化”、“美丽乡村”、“美丽村镇”等重要政策来推动乡村振兴,并在不断的实践中积累了一定的成功经验,形成了浙江省乡村振兴暨乡村旅游发展实践的十大模式:

一是空间集聚模式,讲求全域规划,一处美更要全城美,例如衢州“衢州有礼”、桐庐“富春山居新图”;二是绿色崛起模式,通过生态治理发展新产业,带动人民富起来,例如习总书记亲访的安吉余村、打响“五水共治”第一枪的浦江;三是产村融合模式,颜值变产值,一时美更要一直美,如安吉鲁家村、瑞安曹村镇等;四是品牌引领模式,区域公用品牌,促销售更要增效益,如丽水“山耕”、“山居”、“山景”、“山泉”系列品牌;五是数字赋能模式,依靠“最强大脑”,要美乡村也要智乡村,如“数字第一村”德清五四村、遂昌“淘宝村”;六是文化深耕模式,以文化人,要面子美也要里子美,如宁海葛家村“艺术家驻村”项目;七是要素激活模式,改革创新让资源要素“动”起来,如绍兴让闲置农房成为撬动乡村活力的新支点;八是能人带动模式,两进(科技、资金)两回(青年、乡贤),托起美丽家园新梦想,例如乐清下山头村,黄岩乌岩头村;九是片区联动模式,抱团发展,一村富更要村村富,例如淳安下姜村联合周边31个村共同打造乡村振兴联合体;十是四治融合模式,共建共享,全力打造乡村善治,比如岱山东沙镇的“自治”、“法治”、“德治”、“数治”四治融合发展。

此外,卞显红教授介绍了杭州市临安相关景区村在“村庄运营”方面的成功经验,通过市场化运营,临安一系列景区村实现了从注重基础建设向注重业态和产品的转变;从闲置资源资产向文创旅游产品的转变;村集体和村民从低收入向高收益转变;景区运营从单一行政力量向市场多元化力量转化;美丽乡村向美丽经济转化,达成了多方共赢。还介绍了浙江“千万工程”的丽水样版的“绿色密码”:一是突出产业增收,让青山变金山;二是坚持生态经济化、经济生态化;三是生态考核,放下GDP包裹,实现经济快速跃升;四是突出改革赋能,让资源变资产;五是突出大搬快聚,让村民变市民;六是突出乡村建设,让田园变花园;七是突出丽水优势,让生态变业态;八是突破人才壁垒,让农人成能人。

进入互动环节后,卞教授与在座领导、师生就相关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就刘慧梅教授提出的“客流从何而来,如何支撑乡村旅游发展以收回投入成本”的问题,卞教授认为,乡村旅游本质上是一个“富民”工程,其目的是带动村民致富以实现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不能仅从经济回报的角度去考虑,村民富了,就是最好的回报;就城市学博士后王辉提出的“作为乡村发展主体的村民因缺乏经验、资金而难以推动发展”的问题,卞教授指出,“村民”是一个不断演进的概念,它不限定于那些生于此、长于此的人们,还有那些带着经验和资金进驻乡村的新乡贤,他们在带动乡村发展的过程中慢慢与乡村融为一体,此时他们也变成了“村民”,实现了由客为主的转变;针对黄山市黎阳镇镇长程勇、岩寺镇镇长罗贤胜提出的“乡村振兴过程中地从哪里来、人从哪里来”的问题,卞教授首先指出,乡村振兴是个缓慢的过程,即使是做得比较成功的浙江,也曾经历过“没有着落、没有方向、没人去做”的迷茫阶段,但好在浙江已经成为乡村振兴的“头雁”,在这两方面形成了诸多经验,建议黄山诸乡镇在学习和借鉴浙江经验的基础上摸索出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此次讲座干货满满,在座听众均获益匪浅,感谢卞老师的精彩分享,也期待下一期浙江人文大讲堂·未来讲堂带来更精彩的内容!

供稿:来晓维

审核:毛燕武

  作者:  编辑:陈俊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