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综合体和EOD教育组团及其价值
  发布时间:2021-04-25 10:54   来源:城市怎么办

教育是现代文明的基石,是城市的立市之基,是城市发展的内在动力源。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2013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致清华大学苏世民学者项目启动仪式的贺信中强调,“教育决定着人类的今天,也决定着人类的未来。”2018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强调,“教育兴则国家兴,教育强则国家强。”

当前,公办教育与民办教育、公平教育与优质教育、通识教育与特色教育、基础教育和终身教育、分阶段教育与十五年连贯制教育、配建学校招生与面向全国招生、教育研究和教育实践即标准化教育与因材施教、学校规定动作与自选动作、办学宗旨与家长学生期盼等诸多矛盾,是教育界普遍面临的重要课题。教育综合体和EOD教育组团是高质量城市发展的重要内容,是破解诸多教育矛盾的重要抓手,也是杭州在教育与城市良性互动发展方面的重要理论探索和实践成果。

01

教育综合体

国外关于建筑复合化设计的研究比较多,雅各布斯在《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中指出,要将建筑、环境、人必须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并指出“城市的特性来自丰富的融合”,将其称之为“有机复合”功能。这种研究城市的思想在建筑空间中可以借鉴。有学者从动态功能观和复合功能观两个角度阐释多义空间的设计方法。国内关于教育建筑理论的研究相对较为深入。有探讨教学综合体的概念以及教学综合体的相关设计策略;有学者从校园建筑的高密度规划和资源的有效利用两个方面分析,预测教育建筑综合体将成为未来高校教学楼的发展趋势;还有学者从规划和建筑两个层面来研究复合化设计在校园的实践,并分别提出功能分区之间的复合与功能分区内部的复合两种模式。

目前学者们关于教育综合体的研究和定位更多偏向于从基于教育的楼宇功能出发,不能有效赋予教育综合体更多的社会、经济和生态功能形态与价值。“教育综合体”是指在学校的规划红线区域内,以教育为主题,以多业态的教育、文化、艺术、体育、科技等优质资源聚合的教育复合体。这种教育服务综合体在现行的政策环境下,在当下资本赋能的助推和教育政策加持下,强者愈强,被学界视为素质教育在未来十年正确的“打开方式”,能够顺利迎接即将来临的中国素质教育红利期。国际21世纪教育委员会在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的报告中指出,“终身学习是21世纪人的通行证”。终身教育既包含学校教育,又包含社会教育,具有终身性、全民性、广泛性、灵活实用的特点。对于杭州这样的城市,要建设世界名城,就要始终关注广大群众的生活品质,特别是教育品质。要千方百计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就必须积极构建终身教育体系,满足“从3岁到83岁”的教育需求。

因此,教育综合体不仅要考虑十五年一体化国民序列教育,还要兼顾青少年宫、老年大学的培训需求,兼容开放式体育运动馆、教育博物馆、教育图书馆的功能,可以满足周边市民多元、多层次教育、培训、运动需要。具体而言,优秀的教育综合体除了十五年连贯制国民序列教育外,还把学校建设成为有效整合利用教学培训资源的教育综合体,既是普通学校、国际学校,也是终身教育学校,既考虑到了实行市场化经营的青少年宫、老年大学、国际部的培训需求,还兼容了开放式体育运动馆、博物馆、图书馆、研究院功能,可以满足周边市民多元、多层次运动、教育、培训、交流需要。

02

EOD教育组团

城市组团是中国城市规划中的特有名词,是指由于自然条件、交通状况、基础设施服务范围等因素的影响,城市用地被分隔为几个区块。EOD模式是城市学“XOD模式”的一种。“XOD模式”是借鉴TOD模式的理念,以城市基础设施为导向的城市空间开发模式,也可以说是TOD模式的拓展。“TOD(Transit Oriented Development)”模式,是指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城市空间开发模式。该理念最早在1993年由美国建筑设计师HarrisonFraker提出。该模式是为了解决“二战”后美国城市的无限制蔓延而采取的一种以公共交通为中枢、综合发展的步行化城区发展模式,是一种公交导向的“紧凑开发”模式。

EOD(Educational facilities Oriented Development)模式是以学校等教育设施为导向的城市组团发展模式。EOD教育组团遵循“以人为本”“效益统一”“多规合一”“优化布局”“绿色发展”等城市规划、建设的理念,通过规划引领,以空间规划为龙头,坚持实现与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规划、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和环境保护规划的“五规合一”,统筹生产、生活、生态三大布局,坚持集约发展,贯彻“精明增长”“紧凑城市”理念,能够切实提高城市发展的宜居性,从而推动城市发展由外延扩张式向内涵提升式转变。

迈入新世纪以来,历届杭州市委、市政府对教育组团及所在区域高质量发展都给予了高度重视。重视教育组团所在城市片区的发展品质,首先是高度重视教育品质,关键是坚持认真分析教育配套和城市发展的关系。教育投入是回报率最大的生产性投入,建学校需要大量投入;同时,教育也会带动城市整体升值。新世纪初,杭州市的年财政收入仅100亿左右,土地出让金仅10亿左右,就高标准建设了下沙、滨江、小和山三大高教园区,使杭州的高校在校学生数,十年翻了两番。

EOD发展模式的核心,是要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级差地租”理论,结合城市组团或者片区发展实际,实施“一调两宽两严”,提高学校及周边土地利用率。即:调整学校及周边土地规划,将学校周边区块用地和学校进行一体化开发和利用,在学校周边不应有传统工业用地,科学安排科研用地,合理配置商住用地等;放宽建筑容积率、放宽地上地下建筑高度;严保学校绿化率、严控建筑密度。这些理念和经验做法与浙江和上海出台的一系列文件精神完全一致。

此外,EOD理念还蕴含着“以人为本”“三效统一”“多规合一”“绿色发展”“未来社区”“公园社区”等城市规划建设管理理念,必将带动整个周边区块土地增值。再根据“级差地租”理论和“一调两宽两严”措施,将土地的增值反哺学校的建设,这对提升区域品质及城市发展都将发挥重要作用。发展EOD理念还需要进一步做好“优地优用”“退二进三”等土地规划调整研究,进一步提高学校周边土地的级差地租和土地利用率,做好资金平衡账。土地的增值通过反哺学校,为教育综合体的发展提供强大的资金保障,使土地融资和学校投资之间形成自我强化的正反馈关系,真正彰显EOD发展理念,实现“零财政资金投入”。

03

教育综合体和EOD教育组团的价值

新型城镇化2.0对高质量发展、高品质生活和高水平治理提出了新的要求,也赋予了教育综合体和EOD教育组团新的机遇。教育综合体和EOD教育组团的核心理念在于致力于破解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重点围绕教育资源短缺,在系统剖析制度和政策基础上,辩证分析“做蛋糕”和“分蛋糕”的关系。在规划红线内,按照“一调两宽两严”“投入产出比、性价比和费效比”等原则,研究规划红线内如何通过教育综合体更好实施教育倍增计划;在规划红线外,基于“级差地租”理论,通过EOD教育组团模式的溢出效应,解决钱从哪里来和去、地从哪里来和去、人从哪里来和去、手续怎么办“四大难题”,最终实现教育组团与城市发展的良性互动。

第一,教育综合体和EOD教育组团彰显“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三大效益

“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三大效益统一为教育综合体和EOD组团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钱从哪里来和去”问题是“四大难题”的重中之重、难中之难。政府统一解决城镇化的成本,总体来讲有以下四种途径:一是城市财政预算安排;二是从国有资产的经营性收益中支付;三是推行PPP模式;四是从城市土地收益中支付。由此可见,在中国城市化结束之前,要解决“钱从哪里来”难题,核心环节在于深入研究土地,做到节约用地、集约用地、优地优用,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三大效益的叠加和统一。

第二,教育综合体和EOD教育组团彰显“投入产出比、费效比、性价比”最优化

最优“投入产出比、费效比、性价比”为教育综合体和EOD组团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一方面按照“教育综合体”的模式,创造性地实施“教育投入产出倍增计划”,在同样土地、少量增加资金等投入后,实现原有的公办教育学生规模不减少、享受到的公办教育资源不打折扣,同时增加一倍以上的优质、非营利民办教育资源。另一方面按照EOD组团模式,以学校建设带动整个周边区块土地增值,再根据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级差地租”理论,将土地的增值反哺学校的建设,这对提升未来区域品质及城市发展都将发挥重要作用。

第三,教育综合体和EOD教育组团彰显“游在公园社区、学在公园社区、住在公园社区、创业在公园社区”

“游在公园社区、学在公园社区、住在公园社区、创业在公园社区”为教育综合体和EOD组团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以往传统的城市发展方式经常忽视“生态”,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现在面临的新问题是,城市规划建设经常忽视“生活”,甚至有些地方“门可罗雀”,这都有失偏颇。要把“推进高质量发展”和“创造高品质生活”统一起来,坚持“以一流的环境吸引一流的人才,以一流的人才创造一流的业绩”,同步彰显教育功能、生态功能、产业功能、人居功能、文化功能,吸引和留住购房者、投资者、就业者、游客,实现繁荣繁华和可持续发展。

第四,教育综合体和EOD教育组团彰显“特事特办、急事急办、手续照办”的体制机制创新

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要求各项工作要坚持积极探索、深化改革、大胆创新。“特事特办、急事急办、手续照办”的体制机制创新为教育综合体和EOD教育组团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高质量的教育综合体建设标准高、体量大,必须坚持“特事特办、急事急办、手续照办”,特别是相应的管理部门要坚持“网开一面、高看一眼、扶持一把”,才能高质量完成相关规划建设工作。管理部门要积极落实“四个优先”,即“办事服务优先”“政策享受优先”“经费安排优先”“项目落地优先”,以确保按时、保质、高效实现既定目标。

04

案例:天元公学教育综合体

天元公学教育综合体是杭城首个真正意义上的教育综合体,学校占地150亩,总建筑面积15.9万平方米,其中地上建筑面积11.5万平方米,地下面积4.4万平方米。不久将来,天元公学从幼儿园到高中15年制的教学班140个,每班35人,合计5000人;另有青少年活动中心和老年大学不少于30个班,每班35人,总共170个班额,合计6000人左右规模。天元公学打造以基础教学、社会培训功能为主,兼具文创、商务、旅游、会展、人居等多种功能,除了十五年国民序列教育,学校还有效整合利用棋、琴、书、画、外文、数学教学培训资源,能够实现“从3岁到83岁”终身教育需求,拥有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大学、国际学校等教育业态,兼容天元世界教育博物馆、天元教育图书馆、天元超常儿童教育研究院等社会功能,满足周边市民运动、教育、培训、交流需要。

(本文为浙江省新型重点专业智库浙江省城市治理研究中心“重要窗口”专项课题(20ZYCK08)部分成果)

参考文献:

[1]王国平:《新编城市怎么办(下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

[2]王国平:《天元公学论》,《研究通报》2021年第4期.

[3]梅休:《牛津地理学词典》,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4]戴志中、李海乐、任智劼:《建筑创作构思解析:动态·复合》,北京:中国计划出版社2006版.

[5]邓晓红:《教育建筑综合体——新世纪高校教学楼建筑发展趋势》,《新建筑》2003年S1期.

[6]卜域:《大学校园功能复合化研究》,同济大学2006年.

[7]Fraker H.:《The Hidden Potential of Sustainable Neighborhoods》,Washington:Island Press, 2013.

[8]马克思:《资本论(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

供稿:朱文晶  

审核:方志明

  作者:  编辑:陈俊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