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讲话︱张大卫:双循环新格局下的数字贸易
  发布时间:2020-11-12 10:04   来源:城市怎么办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两宋论坛”组委会主任 张大卫

一、“双循环新格局”提出的背景和意义

1.全球供应链的形成与重塑。经济全球化、自由贸易和跨国公司推动的国际产业分工促进形成了全球供应链体系。全球供应链遇到困难、挑战和冲击,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一是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软弱。二是全球供应链负效应外溢。三是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地缘政治、民粹主义的抬头和流行破坏了全球供应链的正常运行和自我修复能力。四是新冠疫情的冲击,暴露了有关行业供应链短板。

2. 中国消费市场的成长。改革、开放、创新促进了中国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形成了增长强劲的内需市场。

3. 完整内需体系的构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发力,更有针对性,更加重视提升有效供给能力、满足有效需求,更加注重依靠内需拉动经济增长。

习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上点明了实现以国内大循环为主题,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内涵,有四点:一是更多依托国内市场实现良性循环;二是拉紧与国际供应链的依存关系;三是打造自主可靠、安全可控的供应链;四是推动经济的数字化转型。

二、“双循环新格局”与数字贸易

1.供应链与数字贸易。双循环新格局,是指由于贸易行为的变化,所引起的供应链结构和空间布局的优化调整。贸易行为的变化主要体现在贸易内容、贸易对象、贸易技术上。随着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快速爹迭代发展,数字革命正在全球范围兴起,并开始深刻重塑全球经济格局。数字经济发展生成强大的数据流,正改变传统经济与贸易形态,数字产品和服务日益成为重要的交易产品,人们也更多通过数字化手段完成交易行为,这就成为数字贸易。

2. 关于数字贸易。(1)数字贸易的基本分类:数字服务贸易和数字货物贸易两大类。(2)以美国为主导的数字贸易概念:数字贸易强调数字服务贸易、数字货物贸易和数据本身的跨境流动。(3)我国尚未形成清晰、明确、统一的数字贸易概念。从政府部门监管的角度,倾向于把数字贸易认同为数字服务贸易;从企业和市场的角度来讲,往往倾向于认同为数字货物贸易即跨境电子商务。事实上,数字货物贸易与数字服务贸易正在呈融合化发展趋势。数字贸易是利用互联网平台和现代信息数据技术,提供有形实体商品和无形服务商品的一种新型贸易形态。

三、全球数字贸易基本格局与规则体系

1.全球数字贸易基本格局。数字货物贸易方面,2019年全球网络零售交易额为3.535万亿美元;网络零售额占全球零售总额的比重也不断上升,预计2020年达到16.1%;疫情后,全球电商强势崛起,预计2020年增速达到16.5%。数字服务贸易方面,2005年全球数字服务贸易规模为2.4万亿美元,2019年快速增长至6.4万亿美元,年均增速达到6.7%。中国在数字货物贸易领域具有突出优势,在数字服务贸易领域相比发达国家还有一定差距,但潜力很大。

2. 全球数字治理与国际规则。(1)规则之争。模式和规则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竞争的走向,由于各国产业基础、技术水平、安全关切、价值理念、政策主张、利益诉求等各不相同,各国也就相应形成了不同的数字治理模式,不同模式在数据主权、数字安全、数字流动、数字监管等方面表现出不同的特点。美国和欧盟各自主导了全球最主要的两大数字治理体系,美式模板和欧式模板,双方都致力于将各自的治理方式推广成全球的规则和标准。

(2)“自由”与“霸权”的美式模板。美国数字治理的核心是数字市场的自由开放,强调数据跨境自由流动、高标准市场准入,政府的数据要开放,要反对数据的本地化,源代码开放,强调数字知识产权保护,但同时强调产品管辖,在境外其他的国家的市场也要接受检查。

(3)攻守兼备的欧式模板。“守”方面:欧盟通过强化个人数据隐私保护、征收数字税等方式,意图建立起抗衡美国数字进攻的制度壁垒,用“单一市场”战略做大欧盟数字市场规模;“攻”方面:积极推动GDPR等成为全球数字治理规则。

(4)美欧日数字流通圈。日本力图推动与欧美数字治理模式的分别对接,推动“基于信任的跨境数据流动(DFFT)”,力图打造美欧日数字流通圈。

(5)跟随型的数字治理方式。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等发达国家和地区数字经济发展总体也较为领先,但由于数字经济总体规模有限,在全球数字规则制定中并不占有主导权,其数字治理方式主要表现出跟随型的特点,特别是表现在对美式数字治理规则的跟随。

(6)中国的危机。中国虽然具有庞大的数字经济市场,在数字经济发展的实践中也并不落后,但在全球数字治理中没有话语权,中国需要制定自己的基本理念与基本模式。

四、中国数字贸易的突围与发展

1.中国数字贸易发展需要处理的五大关系。(1)主权与治权的关系。数字主权包括数据管理权、数据控制权、数据人格权、数据财产权。参与大国博弈、参与塑造国际规则,首先要明确数字主权;要加强数字治理,通过强化治权来保护主权。(2)开放与安全的关系。数字安全是建立在数字核心技术掌握、国际市场份额掌控、完善的数字治理体系、主动参与国际规则制定的基础上。(3)创新与监管的关系。要坚持包容审慎的监管原则,针对新经济特点不断创新管理方式。(4)发展与治理的关系。在数字治理领域制度建设应抓紧补上严重缺乏的制度短板,例如个人数据隐私保护制度、数据分级分类管理制度、数据跨境流动管理制度、数字市场准入适度、数据确权与交易流转制度、重要数据信息的出口管制制度等。发展与治理要相互协调、相互促进、双轮驱动,没有良性治理的发展是粗放、混乱的发展,高质量发展要有高水平治理。(5)政府、平台与个人的关系。政府和平台企业积极合作,给予平台企业一定授权,平台企业也要承担一定的监管责任,共同保护好消费者利益。

2. 建立支撑E贸易的区域EWTP平台。(1)中国数字贸易发展的创新主要在于以下六点:一是通过互联网平台,实现了市场消费者(需求)和生产者(供给)的高效对接;二是将数字化的货物贸易与数字服务贸易紧密融合,现在又进一步出现了与数字品贸易的融合倾向;三是电子商务+快递物流的模式,压缩了中间的流通环节,大大降低了流通成本;四是利用信息的可追溯原理,政府实现了监管创新,保证了安全监管;五是维护了消费者主权,突破了多种贸易壁垒;六是构建了基于全球供应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体系。(2)建设若干区域EWTP平台,打造全球性和面向全国的供应链枢纽城市。可以从以下十二个方面进行建设发展:建设强大的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和运输能力;建设强大的服务于数字贸易的互联网平台;功能完备的进出口口岸和高效的通关能力;与全球供应链体系及国际性枢纽的对接能力;覆盖主要中心城市及供应链节点城市的交易和物流网络;强大的国际、国内市场物流集成和分拨能力;强大的金融服务与保障能力;数据管理与应用开发能力;供应链管理能力;建设数据跨境流动自由贸易港;服务于数字贸易和“双循环”各种业态健康发展的政府管体系;国际化营商环境和法律、法规、政策保障体系;人力资源支撑能力。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供稿:王逸文

审核:施 剑

  作者:  编辑:陈俊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