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村风潮下,城乡统筹+三生融合的富阳手法
  发布时间:2020-06-22 10:55   来源:城市怎么办

乡村是与城镇互促互进、共生共存,共同构成人类活动的主要空间。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体现在乡村就是,产业不兴、人口流失、配套匮乏,导致诸多乡村逐渐丧失发展的动力和原料。

因此要“统筹城乡区域发展,良性互动格局加快形成”,要改变“城市工业、农村农业”的二元思维方式,将城市和农村的发展紧密结合起来,统一协调,全面考虑,树立工农一体化的经济社会发展思路。

在城乡统筹的大背景下,杭州富阳区在近2年抓住机遇、异军突起,通过结合休闲旅游型和产业发展型的发展模式,以一座座充满活力和特色的网红乡村吸引了全市人民的目光,在周末休闲度假游的市场中做大做强,甚至重塑了部分杭州市民的周末休闲习惯。

富阳网红村的乡村振兴手法具有非常强的借鉴意义和参考价值,首先富阳充分发挥距离杭州主城区近的交通优势,打造具有自身竞争优势的乡村旅游业,最终对外实现了杭州产业的互补共赢,对内实现了网红村内部“统筹好生活、生产、生态三大空间布局”,下面让我们深入分析这种“城乡统筹+三生融合”的富阳手法。

一、打造沉浸式的乡村生活体验

城市居民对乡村风光充满了天然的憧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吃上纯天然的食物,自给自足,晚上抬头满天星星,远离城市的紧张与喧嚣,回归生活原本的模样。

随着核心城市竞争强度的增加和后疫情时代对健康观念的转变,乡村生活体验性消费的市场需求愈发凸显,而富阳的网红村无疑抓住了这股浪潮。区别于以游览、采摘、农家乐为主的传统乡村活动,富阳的网红村重新定义了“乡村生活体验”的内涵,从原来的被动式体验优化为沉浸式体验,真正让来访者“有苦有乐”地感受乡村生活的片段。

例如富阳东洲街道红旗村就在5月初举办了第三届大杭州红旗插秧节,从而将红旗村一炮打响。

红旗插秧节推出“一家三口插秧体验+浑水摸鱼+挖土豆+农家乐”的亲子沉浸式体验消费,让生在城市的孩子深切感受到田野和鱼塘的生态滋味。尖峰田、青年田、市民体验田、乡贤田、亲子田、学子田、红旗田等10多片水田被100多根红线划分成了上百条“赛道”,每周末的插秧节,近百名市民、游客撸起裤管,光着脚,争相下田插秧摸鱼,成为了红旗村最火热的风景。

二、重构原汁原味的乡村生活场景

乡村生活场景除了上述的农业类活动,还包括乡村的各类生活生产场景和设施。在此之前,许多乡村振兴倾向于“大拆大建”模式,即重金打造森林公园、树屋民宿、温泉酒店、花海绿道等等象征着乡村和田园生活的场景,但这种重资本投入又脱离原住民真实生活的做法极高较高的债务风险和运营挑战。

对此,富阳手法则指出了另一条本土化、低成本、可复制的道路——充分保护和利用已有农业设施和原汁原味的生活场景,通过设计和重构将其网红化、景点化,赋予老土的乡村建筑和农业设施以文化艺术的内涵。

例如富阳市的场口镇西部的东梓关村,为了保护村里80幢明末清初的历史建筑,同时满足村民重建新宅的生活愿景,统一代建了46户杭派民居作为安置房,由此诞生了白屋连绵成片、黛瓦参差错落的网红建筑群。

设计师充分尊重当地“堂屋坐北朝南,院落由南进入”以及“在院里洗衣,用土灶做饭”的生活习惯,于是放弃常规的院落布局,每一户都设计了三个功能不同的小院子,前院放置单车、农具等,侧院放置柴火、杂物,而后院用作休闲绿化。此外还在村口设计了公共开敞的图书馆和村民活动中心,用于红白喜事、乡村展览及各种活动交流的场所,丰富了村里的娱乐生活。

东梓关在保留原住民原汁原味的生活场景的前提下,通过建筑设计让其一跃成为网红景点,让这个曾没落的乡村重新焕发生气。更重要的是,整个安置工程仅花费1376元/㎡的建造成本,对村民和村政府几乎不构成财务压力,这种低成本、高回报、兼顾民生和文旅的模式非常值得倡导。

再例如富阳湖源乡的壶源溪的龙鳞坝,原本只是一条默默无闻的水坝,在2017年总投入逾200万元的修复工程后一夜爆火。

龙鳞坝长170多米,因堰面高低的不同,水流将会错落有致形成弧形瀑布。鹅卵石铺筑的坝顶,蜿蜒曲折的叠式堰坝,倾泻而下的水流泛起朵朵白色水花,从空中俯瞰,整条大坝宛如龙鳞舞动。而且坝体表面嵌了卵石,行人可跨步而过,别有情趣。

龙鳞坝是一个成功的保留并重构原有乡村农业设施的典型案例,2019年湖源乡经历了一个可以用“魔幻”形容的夏天:2天50000人次打卡,2个月400000人次留下足迹,农家乐疯狂翻桌、小卖部能吃的全部卖完,以200万修建成本撬动2000万旅游收入。

在成名之后,湖源乡又紧接着以廊桥、龙鳞坝为核心打造夜游项目,点亮龙鳞坝,增加廊桥灯光,营造出渔火点点的岸线景观;同时联动原有的壶源溪漂流、游船、餐饮、民宿行业,让游客能停下来、留下来。而这些后续的措施也都是充分利用已有的生活设施和产业,并没有重建拆除或扰动原住民的生活,真正做到了重构原汁原味的乡村生活场景。

三、统筹规划吃住游产业链

上述的乡村生活体验和乡村生活场景,都是通过各类活动、建筑、生态把游客吸引过来。下一步,则需要将客流转化为乡村经济,以旅游行业为抓手带动乡村的就业和民生问题。

以往的一些案例表面,如果乡镇政府只是打造好景区,而放任景区连带的吃住游产业链“自由竞争”,则容易出现该区域的整个产业链滑向低端化、同质化、快餐化的情况。

在这点上,富阳手法深刻贯彻了生产和生活的融合,一方面充分带动原住民在旅游、餐饮、住宿、特产零售等方面的就业;另一方面则是整合本村的资源特色,以“一乡一品”的理念主导若干特色的土特产、景点或者活动,从而全村形成合力,快速强化市场认知、迅速抢占细分市场、大力打响品牌美誉。

例如东洲街道的红旗插秧节会主推红旗大米,在插秧后让游客在百家宴里体验享受并现场购买。还有鹿山街道的太空蔬菜,新桐乡的油菜花蜜,渌渚镇的土酒等等,每个村镇都全力主推自家的“明星产品”,并在各种场合相互宣传,把农副特产消费的蛋糕合力做大。

再如湖源乡,由官方主推了“源乡一席田园餐桌”,包含石斛炖鸡、回龙竹笋、金刚石斑鱼、源乡蛋卷、廊桥龙须、双坝河虾、窈州炖肉、石马溪螺等当地特色菜,游客可以在当地指定的7家饭店体验套餐,以此实现在美食领域,全村步调一致、主推特色。

在统筹打造吃、住、游特色产品后,可以由政府主导进行互联网+网红效益的强力宣传,例如红旗插秧节中,公众号“我们大杭州”的美食主播开展了农副特产现场直播销售,直播间还特邀了各个乡镇的农业负责人作客,详细讲解各自农产品的特色。再如“富春山居·味道山乡”活动中,富春江北岸的东洲街道、鹿山街道、新桐乡、渌渚镇4个乡镇(街道)的书记们自己做主播,为各自的家乡代言带货。

我们平常谈起一些网红场所都会联系到快餐化、短期化、逐利化等负面因素,但是富阳手法下网红村的一举成名和可持续发展并不矛盾。

首先,这些网红村都充分保护并利用了富春江沿线本身的自然风貌和山水禀赋,以绿水青山构成了旅游业的资源基础,体现了生态和生产的融合。

其次,通过沉浸式、体验式的乡村活动,充分满足了游客对乡村生活的参与感、互动感,体现了生态与生活的融合。同时,又充分保护和利用已有农业设施和原汁原味的生活场景,对其进行景点化、网红化的二次创作,让新建的旅游设施和村民原有的生活生产方式构成一种互为基础又互相迭代的良性发展循环,既“高水平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提升”又“高品质打造乡村旅游内容升级”,体现了生活与生产的融合。

最后,除了生活+生产+生态的融合,所有网红村的产业都遵循了“城乡统筹”的战略前提,网红村消费者的主力仍然是城市居民,网红村产业的市场根基还是市民的消费需求。因此,解决乡村振兴的关键还在于城市,只有融合推进城乡的产业和市场共建共享,才能做到可持续发展的乡村振兴。

城乡统筹+三生融合的富阳手法为乡村振兴开辟了新的模式,其统筹化规划、品牌化宣传、一体化发展的做法值得倡导。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乡村见贤思齐、因地制宜、后来居上,打造乡村振兴战略下“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中国大乡村风貌体系。

【参考文献】

1.《摸鱼插秧、杭富结亲、田园直播、“江北F4”代言…大杭州第三届红旗插秧节!》,公众号:我们大杭州,王斐帆、王夏琴

2.《东梓关村 - 最美乡村回迁房,再现吴冠中笔下水墨江南》,公众号:桃花源迹,桃源君

3.《去年火得不要不要的网红龙鳞坝,今年你去不去打卡?》公众号:我们大杭州,宣涛、倪凯伦、牧宇超

供稿:邱浩钧

审核:蔡  峻

  作者:  编辑:陈俊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