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城一面:为什么有这么多复制粘贴的城市?
  发布时间:2020-05-14 10:14   来源: 城市怎么办

我们把660个城市基本变成一个样子,只用了20年时间,这是中国人对自己文化的悲剧,也是对自己文化的无知。

——冯骥才

“千城一面”指的是城市间的同质化现象。

近年来,我国城市趋同势头明显加剧。“伸手可摘星辰”的摩天大厦、“高深莫测”的高架天桥、宛如“大饼”的城市路网、“千篇一律”的行道绿植配置以及“令人震撼”的音乐喷泉广场等,几乎成为城市建设的标配,“大城市改造模仿伦敦纽约,小城市新建借鉴北上广深”几乎成为城市建设的铁律。

于是,大江南北的城市大同小异、如出一辙,有个性有特色的城市却鲜为少见、寥寥无几。有人不无遗憾地感慨:走在许多城市的繁华街道上,都会让人产生一种“似曾相识” 的错觉。

其实,千城一面就和撞衫差不多。我不求自己的衣服多么特立独行,别人都没有,它至少应该能体现出我的特点,反映出我的审美。城市也是如此,估计没有人会喜欢听别人说“你们这城市,跟XXX城简直一样一样的…….” 。

城市最吸引人的部分就是各自的风貌特性,因不同地理区位、时代沉淀和文化背景而五彩缤纷。规划城市整体风貌的和谐和特色是城市规划的重要内容,许多城市也会开展专项的城市风貌规划。

现在每当中国各地在进行“大规划”时,越是极力彰显地方特色,越是进行整体风貌控制,反而越是千城一面,毫无特色可言。那么多精英的规划师、艺术家和各类专家学者,他们的努力反而常常导向相反的结果,这是为什么呢?

最根本的原因是,城市的风貌特色并不取决于规划师的个人的文化特质,而是本地的文化积累。

今天我们能看到的最有魅力最富民族特色的城市,无一不是长期历史积累的结果,而没有一个是哪位伟大规划师的杰作,或是某个超级规划方案。

城市风貌规划不应该是体现某些特定人的意志,而是处理好整体的平台,特色由这个城市的人民通过时间积累慢慢展现出来。风貌规划是防止一些明显的破坏整体氛围的行动,而不是主动促成某种特色的形成。

具体说,还可以分为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我们处在全球化文化大融合的时代,而西方文化作为最强势的主流文化进入是客观现实。加之现代的建筑技术也主要是配合西方文化的表现的,我们不太可能有大规模低矮的木质的新建建筑。古代社会,之所以有城市之间文化特色的巨大差异,主要还是因为由地理阻隔造成的文化差异,而今天这个差异不断减小是必然趋势。

中国城市建设大规模的规范化肇始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唐山市的灾后重建,这个城市彻底消灭了以行人为主的“街道”,只剩下按“兵营式”布局的“火柴盒”式建筑的“居住小区”,严格按照登记配套的商业建筑,大小马路都以车为本。

而这种中国式的城市风貌“现代化”尤以80年代开始建设的深圳市为甚,这个严格按照“国家规范”从一个小县城建设起来的全新超大城市,携改革开放示范区的东风以其高架桥、摩天楼、汽车为本和大尺度封闭式房地产开发小区成为全中国大中小城市的标杆。

第二,城市更新速度太快,没有时间的积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也没有哪一个城市的特色风貌是一夜而就的。今天中国快速的城市化进程,没有给予城市积累特色的时间。这个积累的过程,不仅仅是城市中建筑的更新,更是人的各种活动对城市环境的影响和定义。

第三,规划和设计人员,一般不来自于本地。优秀的规划设计人员一般都是集中在经济发达的大城市,所以一般来说一个城市的规划设计负责团队都不是本地人。这是很自然,也几乎很难避免。所以规划师对当地特色的的理解和把握,是有一定距离的。这需要规划师团队与地方的沟通,特别是邀请当地民众进行参与。

当代世界城市建设的实践表明,从追求理性、简单功能区划的《雅典宪章》到追求多样性和混合用地的《马丘比丘宪章》, 以功能合理为目的源于建筑学的城市规划理论无法解决我们这个高速度、大规模建设时代的城市特缺失的问题。其实世界上最有魅力的城市往往都不是人们规划出来的,真正的规划师是时间。

城市特色需要时间的孕育,是无法通过建造得来的。一个新城或新区要成为人们认同的场所和家园,需要市民在一段时间里通过生活经历积累社区认同感。而设计师除了提供功能性的空间给市民住下来外,还要设计环境促动他们去交往,推动城市社会结构的成熟。

可能的路径是:规划设计追求城市功能合理,建筑设计注意形象设计的美观,景观设计师通过符合行为科学的环境设计促进人们的室外活动使社区有活力,再通过时间的累积使人与环境整合起来最终创造出有特色的社区文化,城市作为生活场所最终成为有乡愁意义的家园。

而对于多数有历史传承的城市而言,尊重和发掘原有的城市历史文化无疑是塑造城市特色最好的选择,而最理想的保护方式是将历史街区和建筑融入现代城市生活。

千城一面的现象是造城时代下物竞天择的结果——特定的科技、经济、文化发展水平等客观因素的存在,把在生存竞争中处于劣势的建筑形制与空间范式逐一淘汰,筛选出最符合时代需求与发展方向的特征传承下去。

不远的将来,当建筑科学、经济与文化水平发展到一定高度,物质财富积累带来的边际效益越来越小的时候,我们也期望千城一面问题自然会不攻自破,不是千城千面,而是品质、内涵优先下的千城多面。

【参考文献】

1. 齐洁,《千城一面——造城时代下的物竞天择》,城市观察,2014

2. 袁奇峰,《城市特色:奇奇怪怪建筑VS千城一面》,北京城市规划,2015

3. 谢志强、王红艳,《城市建设不能本末倒置——如何规避“千城一面”现象》,人民论坛,2017

供稿:吴雨馨

审核:蔡 峻

  作者:  编辑:陈俊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