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拨鼠与晚清东北大疫
  发布时间:2020-02-13 18:19   来源:城市怎么办

旱獭也叫土拨鼠,是一种生活在高寒山区的动物,土拨鼠主要分布于北美大草原至加拿大以及俄罗斯,中亚和东欧草原。在我国主要分布于黑龙江、新疆、内蒙古等地。土拨鼠外形憨态可掬,没人会将其与恐怖的“黑死病”联系起来。然而,清末东北大鼠疫,正是来源于这种可爱的啮齿类动物。

清末东北鼠疫病原体寄宿于旱獭体内

鼠疫来了

20世纪初年,时人发明了一种工艺,只要对旱獭的皮毛进行适当加工, 其成色堪与貂皮媲美。这一工艺的运用使旱獭的毛皮在世界市场上十分热销,旱獭皮的价值在短短三年内猛涨了6倍之多,供不应求。

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驱使下,大量劳工北上闯关东,很多人在毫无狩猎经验的情况下便匆匆加入到了猎獭队伍中。“俄人见满洲里旱獭之多也,私募华工四处捕取炼制以充貂皮, 利甚厚。”鼠疫是种在旱獭间传播的疾病,旱獭一旦染上鼠疫就会失明、失声、行动迟缓, 并被健康的同类逐出巢穴。有经验的猎人绝不会轻易去捕获染病猎物,但是在高额利润的刺激下,某些猎人连染病的旱獭也不放过。清末东北大鼠疫,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爆发。

鼠疫最先在旱獭猎人中爆发:“满洲鼠疫确源于捕旱獭者,该患者于潜伏期间必与达乌利亚华工棚内之人相接触,故九月中旬忽有七人之暴死。俄人知该病之可恐,遂将该棚内华工一律逐出。”沙俄医生考究:“旱獭时多病疫,工人不知择别,取皮食肉,以致吸受毒菌,辗转传播。揆厥情形,其说殆为可信,此疫患其所由起也。”1910年10月25日,满洲里首发鼠疫, 次月即传至哈尔滨。之后疫情发展便“如水泻地,似火燎原”。

中俄边境的俄国大乌拉火车站外病死的旱獭猎人

清末的东北,是中国最早发展工业的地区,铁路网也最为发达。因此,鼠疫呈现出明显的由北向南的传播态势,流行方向大多是沿着铁路交通线散步:“凡延近铁路区城,逐渐波及”、“距车站铁轨近,疫盛时疫毙最多”。

短短几个月,疫情在东北地区肆虐,造成了大量人口死亡、物价飞涨、谣言四起、人心惶惶。以哈尔滨为例,疫情前有人口7万人,4月里共有5600人死于鼠疫。

国士无双

面对疯狂蔓延的疫情,清廷启用了一位华侨,也正是这位华侨,终止了鼠疫的传播,并推进了近代中国卫生制度的全面升级。此人就是剑桥大学医学博士,马来西亚华人:伍连德。

伍连德博士

伍连德,祖籍中国广东台山,出生于英属海峡殖民地马来西亚槟榔屿,先后在英国利物浦热带病学院、德国哈勒大学卫生学院及法国巴斯德研究所学习,1903年成为首位通过剑桥大学医学博士学位考试的华人。

疫情发生时,伍连德在天津任陆军军医学堂帮办(副校长)一职。面对严峻的形势,清廷担心日俄两国会以此为机向东北派遣军队和医生,以控疫之名行殖民之实。外务部当即委派伍连德赴东北调查疫情。

临危受命的伍连德被赋予“东三省防疫总医官”头衔,他首先赶赴哈尔滨,投身于寻找病原体的工作中。时人解剖了当地几百只老鼠,并没有发现鼠疫杆菌。伍连德通过对遗体进行解剖,发现了鼠疫杆菌,证实了此传染病正是鼠疫。结合具体情况,他认为该病是通过飞沫传播,是一种前人没有记载的疾病——肺鼠疫。

然而当时的西方学者并不赞同一位华人学者的观点。

西方医学界这么多年的研究共识,一直认为鼠疫是通过跳蚤传播的,这次东北鼠疫也定符合以往的规律,不会通过空气传播。

法国人梅尼教授是清廷特聘的外籍专家,梅尼并不赞同伍连德的观点,认为他“离经叛道、不敬师长”,向东三省总督提出撤换伍连德,并由他来统管防疫事务。看到自己特聘的外籍专家没有丝毫协助工作的意思,在没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要赶走伍连德,试图控制东三省防疫大权,这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动机。

不日,清廷宣布了对梅尼职务的撤销令。高傲的梅尼,坚持认为这次鼠疫一定是腺鼠疫,因为几百年来都是如此,绝非什么肺鼠疫。停职当天,梅尼突然前往中东铁路医院要求诊察该院收治的鼠疫病患,他只穿戴了白色工作服、帽子和一双橡皮手套便直接对四名患者进行了诊察。

过度的自信让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梅尼不久便突然出现低热、头痛、寒战的情况,梅尼的体温达到38.3摄氏度,并在痰液中检测出鼠疫杆菌。不到3天,梅尼去世,死于鼠疫,面呈黑紫色。

鼠疫专家梅尼的死,犹如消防局着火、警察局遭窃,震惊了整个世界医学界。没有人再怀疑伍连德的判断了,他的一切请求都被迅速批准,被授予了极高的权利,甚至获得了外国的支持。整个东北的防疫隔离工作,从这一天正式开始。


黑死病元凶:鼠疫杆菌

对抗鼠疫

伍连德对疫情的正确判断为他的工作开展提供了依据。既然已经推定传播方式,其余工作仅需围绕“切断传播途径”这一防疫的不二法门展开即可。伍连德在东北推行了设置隔离区、保护易感人、消灭污染源等措施。疫情得以迅速控制。

设置隔离区:为防止疫情传播,东北铁路基本停运,在山海关设卡控制过年返乡人员进关,将整个东北与内地“隔离”。在灾区内部,以傅家甸为例,伍连德将此地分为4个区,动用千余名士兵进行管制。每个区配医生、警察和杂役等。医生带领工作人员挨家挨户检查,一旦发现有人感染鼠疫,立即送到医院,并对家属进行隔离,每天上报病亡人数。居民外出要戴证章,跨区流动必须得到批准。防疫局下设检疫所、消毒所、诊病院。检疫所检查进入傅家甸者是否患病,消毒所为防疫工作人员提供消毒服务。伍连德按照病人的病情,把诊病院分为疑似病院、轻病院、疫症院几种,可为不同疾病和程度的病人提供治疗,送患者家属或疑似者进隔离营,在营里连续7天体温正常就可解除隔离,避免相互感染。傅家甸的隔离措施成为典范,东北各地纷纷建立起相似的隔离体系。

当时条件有限,临时用火车车厢对病人进行隔离

保护易感人:虽然当时防护措施简陋有限,但伍连德针对肺鼠疫通过空气飞沫传播的特点,改进了口罩,并在防疫过程中大规模推广,用最简单、最经济的方法切断了空气飞沫这一传 播途径。在疫区广泛使用硫磺、石炭酸、生石灰等进行消毒,有针对性地进行卫生清扫活动,推广了良好的卫生习惯。

消灭污染源:因天寒地冻、棺木紧缺,前期大量死去的尸体无法得到及时处理,露天堆砌,成了一处污染源。伍连德不顾旧俗上书清廷,要求迅速火化遗体,得到清政府准许。大年初一,2200多具棺木和遗体被火化,其他地区也纷纷效仿,这是中国防疫史上具有革新观念的事件。在这些措施的作用下,仅仅三个月,各地纷纷宣告已无鼠疫患者,死亡六万多人的东北大鼠疫终告结束。

鼠疫时期无人处理的棺木

大灾之后

这次疫情采取的有效措施获得了全球医学界的瞩目,疫情刚刚结束,借此机遇,中国倡议并在奉天(沈阳)主办了万国鼠疫研究会,其间共形成决议45项,确定了许多国际通行的防疫准则,为此后的国际防疫合作奠定了基础;同时,这次国际会议也大大推动了中国近代公共防疫事业的发展。奉天万国鼠疫研究会是由清政府主办的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国际学术会议。

万国鼠疫研究会纪念银币

此次鼠疫后,东北成立防治霍乱委员会,伍连德出任主任。1912年和1919年,哈尔滨两度爆发霍乱,伍连德积极开展防疫宣传,要求民众建立良好的卫生习惯,积极医治病人,最终霍乱得以控制,伍连德精湛的医疗技术以及他所建立的的防疫体系在这两次的霍乱防治中起到了关键作用。1921 年1月,哈尔滨再次出现鼠疫,伍连德依靠自己辛苦建立的防疫体系,多方筹措经费,动员公务人员,采取隔离等有效措施,对于东北地区的鼠疫进行了有效的遏制。1926年,霍乱在亚洲大肆流行,东北在伍连德的领导下幸免于难,只有很少的疫死病例。

此外,伍连德还推广了铺设自来水管、分餐制、及时输液等预防和急救消化道传染病的措施。他设立医院、防疫所等医学机构,为东北防疫事业作出重要贡献,更为中国近代医学卫生事业奠定了基础。

【参考资料】

1,张春艳:1910—1911东北鼠疫灾害及应对措施,兰台世界,2014年10月

2,王道瑞:清末东北地区爆发鼠疫史料,历史档案,2005年5月

3,焦润明:1910—1911年的东北大鼠疫及朝野应对措施,近代史研究,2006年5月

4,周春雷:论“防疫先驱”伍连德对东北鼠疫的控制践行,兰台世界,2014年5月

5,李元:回顾伍连德及其对中国防疫事业的贡献,生物学教学,2019年第10期

6,李志平:诺贝尔奖(1935)候选人伍连德及其学说,医学与哲学,2010年10月


  作者:王俊  编辑:汪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