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几大古都?—— 兼谈“大古都”“扩编”的背后
  发布时间:2020-01-07 10:14   来源:城市怎么办

中国有几大古都?

看到这个问题,相信很多人都会迟疑:五大古都?六大古都?七大古都?八大古都?…头脑里浮现西安、洛阳、北京、南京、杭州…等一串耳熟能详的名字,但最后可能无法给出肯定的答案。这实在不能怪我们的大众对此知之甚少,而是因学术界对“大古都”一再“扩编”没有定论的缘故,尤其是近三十年来,每扩一“编”都引起不小的争议,大众也就无法像记“四大名著”“四大发明”一样了然于心了。本文略为回顾“大古都”“扩编”的历程,分析“扩编”背后的学术角力、城市角力。

从二到十

01 两都论

我国历史悠久,关注都城的历史也悠久,最早可溯至东汉时期的两都论,代表性的论者和文章是班固《两都赋》。刘秀建立东汉后,以洛阳为首都,长安故老希望仍以长安为都,班固作赋予以驳斥,论证了当时条件下以洛阳为都的优越性。稍后的张衡作《两京赋》,论西京长安和东京洛阳,左思作《三都赋》,贬抑吴都、蜀都而申魏都,都受此影响。这些是我国古代早期的都城论。

西安

02 四都论

到了明朝,陈建作《建都论》,提出“古今天下都会有四”,分别是长安、洛阳、开封、北京。陈建在这篇文章里论述了古代都城选址的各项条件,即“一形势险固、二漕运便利、三居中而应四方,必三者备,而后可以言建都。”通过“古今天下四大都会”的对比,陈建认为只有洛阳在这三个条件上都非常符合,定都选址时其它城市都不如洛阳适宜。这是我国中古时期的都城论。

03 “五大古都”论

1902年,梁启超撰《中国地理大势》,将西安、洛阳、北京、南京、开封并列,作为“五都”进行论述。此后直到1920年代,五都之说成为学术界的共识。

对于西安、洛阳、北京、南京作为大古都,公众较为熟悉,易于接受。至于开封,一般人只知道是北宋的首都,其实除此之外,开封还是战国时期魏国的首都,五代时期后梁、后晋、后汉、后周四个朝代的首都,以及金朝晚期的首都。开封之为大古都,名符其实。五大古都说流传很广。一直到1976年,台湾学者王恢出版《中国历史地理》(上册),仍持“五大古都”说。

开封

04 “六大古都”论

1930年,中国人文地理学开山大师张其昀出版《中国地理大纲》,提出“六大古都”说,即在前述五都之后,列入了杭州。此后一直到1980年代,在将近60年的时间里,“六大古都”成为大多数学者认可的说法。陈桥驿1983年出版《中国六大古都》,即是“六大古都”说在沉淀了60年的一种学术反映,同时也随着该书的出版,“六大古都”说更加深入人心。

05 “七大古都”论

破局来自于1988年。这年8月,中国古都学会在河南安阳举行第六次年会,会上将安阳列入,形成“七大古都”说。此说最早由谭其骧提出,他在《中国历史上的七大首都》中说,将安阳纳入大古都,是因为在历史上它的地位很重要,尤其是在公元六世纪以前,它的地位是可以和长安、洛阳相颉颃的。

从稳定了近60年的“六大古都”说演变为“七大古都”,学术界从此争议不断:安阳是否有资格列入“大古都”?大古都的标准应该是什么?学术界从此开始了延续多年而未绝的关于大古都标准问题的讨论。有学者认为,大古都应具备五个条件:一是建都历史悠久(200年以上);二是地理条件优越;三是须是全国的政治或、经济、文化中心;四是城市建设宏伟;五是延续发展为全国著名城市。以此为标准,有学者认为安阳不具备大古都条件。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曾任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的邹逸麟先生对五大标准进行评论和反驳,其他学者也认为五大标准不具有操作性。复旦大学葛剑雄则进行了定量分析,将安阳与南京、杭州进行了量化对比,得出的结果显示:在综合指数上,安阳虽然低于南京,但是高于杭州。由此得出的结论是:杭州名列大古都,安阳也当之无愧。

杭州

06 “八大古都”论

尽管仍然存在争议,在学术权威对安阳入列进行的有力论证支撑下,“七大古都”说渐渐得到了大家的认同。但破局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七大古都”论提出后没几年,一些学者联合倡议,郑州也应该列入大古都。2004年11月,中国古都学会在郑州举行“郑州商都3600年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古都学会2004年年会”。会上,郑州被正式认定为“大古都”,也即成为我国第八个大古都。

历史上,在郑州建都的政权有夏、商、管、郑、韩等朝代,但这几个朝代年代久远,影响力远不及后来的汉唐宋等主要朝代,所以一般公众对郑州是否是古都,实在没有多少印象。毫不意外,郑州入列大古都也引起了争议,甚至比安阳入列更大的争议。2011年6月,已经89岁高龄的我国历史地理学科领军人物陈桥驿先生,在给一位学者的回信中明确写道,“将郑州列入其中,这是我和许多人都不赞成的”。学术权威尚且如此,一般公众可想而知。

南京

07 “九大古都”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0年9月,“古都大同城市文化建设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古都学会2010年年会”在大同召开,学者们围绕大同是否有资格成为“第九大古都”进行讨论,最后基本达成一致的同意意见,大同跻身第九大古都。主要理由是:北魏统一北方后,以平城为都城,是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汇集地,在同时期各都城中最为典型且国际影响颇大,符合朱士光“大古都”的四个标准。在现代,大同又是国家认定的历史文化名城,第九大古都当之无愧。

此说一出,马上有人质疑。历史地理学泰斗谭其骧先生早曾指出,平城是半个中国的首都,是边区民族政权向中原扩张的权宜之都,北魏最后仍把首都从平城迁到了洛阳,所以大同之为古都,不能与七大古都相提并论。大同的“第九大古都”之名,始终存在争议。

洛阳

08 “十大古都”论

2016年,“中国古都学会第七届会员代表大会暨成都古都文化学术研讨会”在成都举行。会议达成了“成都共识”,确认成都是中华名都,可入中国“大古都”行列,基本意味着成都成为“第十大古都”。

成都为此做了多年的准备。成都本土学者、四川大学城市研究所所长何一民著有《成都学概论》,完整提出了成都学的学科定义、研究任务、研究目的、研究意义等问题,明确了研究对象是成都的环境、成都的历史、成都人、成都的政治、成都的经济、成都的文化、成都的建设 、大都市研究八个方面。何一民等还撰有《大古都条件变化视野下的成都大古都地位认定》,从自然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建都历史积年、建都政权的重要性、区域影响力、城市建设规模、城市延续性六个方面进行考察,认为成都的影响力超出西南地区,达到西域、中亚、南亚,完全应该成为第十大古都。

所有这些,都可以看作是为成都晋级第十大古都所作的学术准备,而“成都共识”的发表,让成都在众多争夺第十大古都的城市中脱颖而出,似乎已经坐上了第十把交椅。

北京

扩编的背后

回顾整个历程,我们可以清楚的发现,古代都城论主要着眼于都城选址问题,大多出于现实政治的需要,考虑的是合不合适的问题。现代古都论似乎主要是出于学术研究的视角,列出标准一一考校,考虑的是够不够格的问题。

据学者统计,我国古代有史记载的政权大小无数,做过都城的古都有将近220个,时间长短不一,所在政权影响大小不一。除了几个著名的大古都之外,要评判哪个古都为大,不论提出什么样的标准,很多都只能是主观上的相对而言。因为大小是相对的,它不像黑白那样易于辨认。这就为大古都的“扩编”,埋下了争论不休的隐患。

其实,除了正常的学术争论之外,城市自身的主动角力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有时甚至是推动大古都“扩编”的主要力量。

据陈桥驿先生回忆,1983年出版《中国六大古都》一书后,六都相关的电视台随即合作策划并开拍《中国六大古都》电视片。此时,安阳市闻风而动,时任安阳市委宣传部部长亲自从河南赶到杭州,找到陈桥驿商量,请其把安阳加上,再写一部“中国七大古都”,电视片也相应地改名为“中国七大古都”。为了取得支持,安阳市承诺负责一切费用。陈桥驿与谭其骧商量,并在安阳的邀请下组织专家团队实地赴安阳调研后,同意把安阳列入,并写作《中国七大古都》一书。陈桥驿还透露,此后,为了古都“大”“小”之事,不少古城经常派人、写信与其商讨,以至到难于应付的程度。

一座城市为什么不遗余力地争取大古都之名?中国作为四大文明古国,拥有五千年文明史,大古都是中华文明精华的核心空间载体,对一座城市而言,这是极高的荣誉。在很多城市看来,大古都的称为,显然比国务院公布的“历史文化名城”称号、以及“古都”、“中华名都”等称号,更有含金量、更有魅力。

杭州雷峰塔

当前,我国新型城镇化继续推进,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如何打响城市品牌,增强城市文化软实力,全面提高城市竞争力,是一座城市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尤其是近年来,城市“抢人大战”此起彼伏,为了吸引优秀人才等资源流入,城市品牌打造、城市形象塑造成为很多城市视为极端重要的工作。

在此背景下,类似于“大古都”“国家中心城市”这样的名号,只要存在机会,没法有哪座城市会袖手旁观。所不同的是,“国家中心城市”是更多的是出于国家层面的战略部署,城市所能措力者不多。而“大古都”更多的是出于学术层面的研究角力,并附带一定的主观判断,一座城市只要具备古都基础,都希望借助学术力量、媒体宣传以获得大古都之名。然而,对任何一座城市来说,不管已经获得或正在追求何种名号,无论是求古都之“大”,还是城市之“国家中心”,它所应当真正措力的,永远都是自身的内在竞争力。

【参考文献】

1.谭其骧遗著、邹逸麟整理:《与张之、王世恩论安阳与七大古都书》(《历史地理研究》2019年第1期)

2.宋羽:《近十年中国古都学研究述评》(《太原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3月》)

3.毛曦:《中国究竟有几大古都—民国以来中国大古都不断认定的来龙去脉》(《学术月刊》2011年第7期)

4.毛曦:《陈桥驿中国大古都著述的缘起与贡献—从陈桥驿的一封复信谈起》(《史学史研究》2015年第4期)

5.毛曦:《20世纪50年代前的中国大古都问题—有关大古都研究学术史的补充》(《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17年第1期)

6.毛曦:《中国大古都标准问题的百年回顾与当代思考》(《天津师范大学学报》2017年第2期)

供稿:刘达开

审核:王剑文

  作者:  编辑:陈俊男